北京确诊患者流调:18天辗转28地打工 是一名寻子父亲

2022-01-20 09:53     新京报

(原标题:#北京18天辗转28地打工者寻子两年半##北京最艰难流调者系寻子两年半的父亲#)

如果不是因为一份公开通报的流调信息,河南男子岳荣贵(化名),或许仍然是万千北京打工者中的普通一员。

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发布会现场通报,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现住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流调信息显示,感染者的行程轨迹涉及东城、西城、海淀多区,辗转多个工作地点,常在凌晨工作。

那是岳荣贵在北京留下的印记。在公共讨论空间,他的经历被赋予更多关注。

实际上,岳荣贵是为寻子才来到北京,2001年出生的儿子岳跃仝,于2019年8月12日在山东省荣成市东山镇东山汽车站候车厅走失。此后的两年多,岳荣贵辗转多地寻子,进京务工。

在北京,他做一些零工,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夜班是家常便饭。他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做活,直到行程轨迹被所有人看见。

44岁的岳荣贵,已经在山东威海打拼十余年。从河南老家到胶东半岛,一个月“也就挣个几千块钱”。

岳荣贵出海打渔,妻子林颖(化名)则负责晾晒海带。二人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初中毕业后就进厂里打工,小儿子继续读书。

变故发生在2019年8月12日,长子岳跃仝在荣成市东山镇东山汽车站候车厅走失,从此音信全无。

林颖告诉新京报记者,岳跃仝性格内向,平日里“老实”,偶尔脾气有点急。失联那天,儿子穿着白色外衣,下身套着黑色牛仔裤。

对于整个家庭来说,岳跃仝的意外失联堪称一个重创。岳荣贵没有任何头绪,只能大海捞针一般,游走到各个城市寻人。

村支书岳胜(化名)对岳荣贵的寻子经历印象深刻。“这两年他(岳荣贵)在外面边找孩子边赚钱”,岳胜告诉新京报记者,“就是抓着两块钱就赚。”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