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杀子案两被告人上诉,孩子生母:不意外,宣判时就有心理准备

2022-01-20 09:45     新京报

原标题:重庆杀子案两被告人上诉,孩子生母:不意外,宣判时就有心理准备

一审判决当天,判决书公布的一个新证据让陈美霖一度崩溃:窗框下方有女儿雪雪的指纹——这意味着被推下去的那一刻,女儿曾试图抓住窗框。

2020年11月2日,两名幼童在重庆南岸区一高楼15层坠下,2岁的姐姐当场死亡,1岁的弟弟抢救无效死亡。警方调查后发现,孩子们的父亲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有重大作案嫌疑,检方随后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2021年7月,本案第一次开庭,孩子母亲陈美霖当庭表示放弃民事赔偿,只求严惩凶手。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21年12月28日,陈美霖拿到了一审判决书后,立刻动身前往天台寺,“告诉孩子们这个结果。”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一审判决当天,判决书公布的一个新证据让陈美霖一度崩溃:窗框下方有女儿雪雪的指纹——这意味着被推下去的那一刻,女儿曾试图抓住窗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本案被告人张波和叶诚尘可以在一审判决后10天内提起上诉。据澎湃新闻报道,张波、叶诚尘已在法定上诉期内递交了材料,提出上诉。这也意味着,“重庆杀子案”就此进入二审程序。

对于这样的进展,陈美霖毫不意外。她说,在一审判决宣判当天,自己就做好了两人会上诉的心理准备。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可能判处死刑的刑事案件,二审最长四个月,再延长的话就要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北京市法典航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德志分析称,二审法院主要看一审判决的事实认定是否清楚、定罪是否正确、量刑是否适当,“如果存在问题可能改判,如果觉得正确将做出终审的生效判决。二审如果维持原判,本案将报最高院死刑复核。”

得知窗框下方有女儿指纹,“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新京报:张波和叶诚尘选择上诉,你意外吗?

陈美霖:不意外。一审开庭之后,我们一家人都很肯定,他们两人一定会选择上诉的。

当时,法官在庭上问两人是否上诉时,张波说了要“考虑一下”,叶诚尘没有说话,法官问了几遍都不开腔(说话)。开庭后,我一直在问法院二人是否上诉,但没有得到确切回复。总之现在就是等吧,等着后面二审开庭之类的。对我来说,只要没到他们执行死刑的那一天,这件事就没有结束。

新京报:就像你之前说的,只有他们死,你的人生才有可能继续往前走?

新京报:一审判决公布了很多细节,有些细节纠正了此前的一些传闻。比如最开始的“窗户上没有孩子们的指纹”,这成为怀疑张波作案的强有力的证据,但一审判决时,确认窗户上有孩子的指纹?

陈美霖:是。窗框下方,有雪雪的指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很可能是雪雪掉下去的时候,本能地抓了一下窗户。除了她的指纹,飘窗上还有张波的鞋印。

▲2021年7月17日,邻居向新京报记者示意孩子们坠亡的窗口。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