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哈萨克斯坦暴乱平息,另一个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2022-01-19 08:00     观察者网

【文/ 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西方追求绿色能源和渴求完成气候变化的目标,是否间接引发了哈萨克斯坦目前的动荡?这表明了环境政策、能源选项和欧亚地缘政治稳定之间有什么关系?

回想一下,多年来,中东的独裁政权似乎一直生活在朝不保夕的阴影之中。2008年,在埃及爆发的一系列政治抗争运动都以失败告终,并没有对胡斯尼•穆巴拉克政权构成严重威胁。然而,2010年欧洲大旱导致俄罗斯大规模限制谷物和其他食品出口,以及在21世纪初生物燃料取代粮食成为农业的主要产品(部分原因是能源价格创下新高),使得整个中东地区的各国政府,特别是埃及政府,更难以补贴食品价格和降低各种生活成本。埃及民众本就对政府的治理水平抱有一触即发的宿怨,埃及的面包价格翻了两番终于引发了“解放广场革命”。

在过去两年,西方政府和能源公司承受了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和股东压力,它们被要求放弃生产和使用碳氢能源,转而在今后使用绿色能源。美国的页岩气生产商此前已受挫于2020年的沙特-俄罗斯石油价格战以及随后发生的新冠疫情,它们现在还解读出本届美国政府已不再以气候和环境为代价,把美国能源自给(以及出口能力)当作是优先施政目标。

西方能源公司一直不愿在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方面进行新一轮大规模投资。尽管奥密克戎疫情带来了不确定性,但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正在攀升,供应却在收紧。正如茨万塔娜•帕洛斯科娃(Tsvetana Paraskova)所报道的,“在2021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对冲基金正以四个月来最快的速度购买石油期货和期权合约。”

为了弥补股价下跌造成的损失,石油卖家正在寻求将利润最大化,这么做部分是为了缓解疫情给他们造成的总体损失,同时也是为了支撑他们的资本公积。规模扩大的欧佩克集团执行纪律严控石油产量增长,它国一次性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还会对石油价格造成实际下行压力,两者结合意味着石油供不应求的情况会持续下去。

哈萨克斯坦国有企业与其西方伙伴合伙建立的石油财团看到了石油需求在增长,西方和亚洲消费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石油(各种石油“溢价”高于基准世界市场价格以保证交付)。这里可能埋下了一个致命的算计。哈萨克斯坦出口原油的一个主要副产品是“液化石油气”(LPG),这是在石油生产过程中释放出来的碳氢气体混合物。液化石油气(许多美国人使用的丙烷)是哈萨克斯坦的主要能源产品,用于取暖、烹饪和驱动汽车(如汽车燃气)。多年来,液化石油气被以远低于生产成本的补贴价格出售给国内消费者。此外,国家还对其他商品给予补贴。

哈萨克斯坦爆发示威抗议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