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采访刘鑫的记者:对她产生过怜悯 她曾问我要录音

2022-01-13 14:22     澎湃新闻

在女儿江歌被害1894天之后,江秋莲等来了胜诉判决。

1月10日,山东青岛城阳区法院对江秋莲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一审宣判: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

法院审理认为,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而刘暖曦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当天的宣判,刘暖曦没有出现。身处舆论焦点的她,也没有公开发声。澎湃新闻记者曾在2017年采访过刘暖曦,那是她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也是少有的几次受访。以下是关于那次采访前后的回忆,匆匆一面,也许只是这个人物的一个侧面。

就像记者所述,我们或许永远无法从刘暖曦口中,抵达五年前那个寒冷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我们也许永远无法抵达一个长期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我是第一个见到刘暖曦(原名刘鑫)并采访她的记者,尽管她事后公开否认接受过我的采访。

2017年8月22日,在江妈和刘暖曦见面的前一天傍晚,我找到了刘暖曦家所在楼层,我不确定是哪一户,便坐在楼梯口等。大概过了十分钟,有个背着双肩包的女孩从电梯里走出来,看见我明显愣了一下,是那种下意识的惊吓和防备。

她和照片上的刘暖曦长得并不像,神态也很青涩。我联想到三个月前,江妈为了找到刘暖曦,在网上曝光、在街上张贴刘暖曦一家人的信息,他们的生活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我直觉她可能是刘暖曦的妹妹。

在女孩进屋后,我鼓起勇气敲门,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什么。门只开了一半,另一半被刘暖曦的父亲挡住,他警惕地看着我。我赶紧做了一段自我介绍,令我意外的是,刘父耐心听完后,把门全打开了,侧身让我进来。

在客厅的刘母对我的到来似乎也不惊讶,她叫房间里的刘暖曦出来见我,说:“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过了一会儿,刘暖曦披头散发地出来了,看上去很憔悴,似乎刚刚哭过,眼睛还有点红。她招呼我与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刘父给我沏茶。

一切都很顺利,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事后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刘暖曦本就有为自己澄清或辩解的愿望。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她描述了案发当天的情况,大致与她后来的说法差不多,除了个别细节有所不同,比如换裤子的时间。她跟我说的是第二次报警之后,在警察来之前,她换掉了因月经而弄脏的裤子,但没有心思收拾,警察进来时,带血的内外裤都还放在“客厅”。而在她与博主“冷眼萌叔”的对话中,她说是警察来了并隔着门问了她一些基本信息之后,她才换了裤子。

江歌遇害公寓。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图

2017年8月27日,澎湃新闻重访江歌遇害公寓。 澎湃资料

在她坚称自己没有锁门也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我们的谈话最终回到那个令人费解的问题:为什么在江歌遇害后一直对江妈避而不见?为什么一直无视一个失独母亲的苦苦哀求?

刘暖曦向我解释了两个原因,一是在配合警方调查期间,她受警方的监控和保护,警察让她“尽量不要见任何人”;二是由于案发后江妈泄露了她的信息,她就觉得只要一见江妈说了什么,江妈肯定又会发到网上。

“你担心她在网上说什么呢?”我问。

“但江妈觉得,如果你问心无愧的话,为什么会害怕见她,害怕你跟她的对话被放到网上?”

“因为放到网上之后,我们得到的永远只是谩骂和责备,我们是处于弱势的,她失去了女儿,她永远是被人同情的,这是我唯一的心理。”

刘暖曦认为,如果江妈一开始没有在网上发那些信息的话,两家人就不会在网友言论的影响下互相误解和猜疑,最终演变为难以化解的矛盾。

有必要说明一下,江妈妈最初在网上发布信息的经过。

2016年11月4日凌晨3点,江妈发了江歌遇害后的第一条微博,呼吁在日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并留下手机号让大家加她微信。这条微博后来被大量转发。

江妈告诉我,当时每一个加她微信的人,她都发了一段话过去,表示怀疑凶手是江歌室友刘暖曦的前男友,但她不了解此人的任何信息,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在微信上透露了刘暖曦的名字和照片(与江歌的合照),希望网友帮她提供线索。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