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民警脚踩"讨薪"身亡农妇,出狱后喊冤!农妇丈夫称工钱至今没拿到

2022-01-07 14:02     观象台

七年了,王友志仍忘不了亡妻周秀云被警察王文军踩在脚下的画面,每天凌晨三四点他会准时醒来,再也睡不着,“就想她,想这些事,翻来覆去地想”,希望能够为她再做点什么。

王文军则认为自己很“冤”,他始终坚持自己只不过是正常出警执行公务,对于周秀云的死他心怀愧疚,但判他有罪却不公平。三年前假释出狱后,他一直在申诉,甚至注册了社交媒体账号在网上喊冤,尽管评论区骂声不断。

改变这两个中年男人命运的,是发生于2014年12月13日那场轰动全国的“太原警察脚踩讨薪女农民工致其死亡”事件,7年后双方仍旧有诸多难以解开的心结。

王友志称,至今也不能原谅王文军,更不理解王文军为什么要喊冤,“人是他害死的,给我家带来那么多伤害,有什么冤的?”王友志告诉记者,当年拖欠他们的工钱,至今还没结清。

王文军则反称,周秀云根本就不是讨薪女农民工,王友志夫妇是包工头,通过谎言绑架了舆论,还让他成了阶下囚。他目前在按程序向司法机关申诉,并注册微博公开“喊冤”,他给自己定性为“太原’12·13’冤案民警”,公布了判决书以及当年的出警录像等,希望能够扭转舆论。

七年过去,貌似司法层面上的尘埃落定,并未给这起事件画上一个句号。

山西“恶警”出狱后喊冤:7年前曾脚踩“讨薪”农妇致其死亡,被判刑五年;农妇丈夫称工钱至今没拿到

王文军脚踩周秀云头发的照片引发巨大争议和关注,他也因此被称为“恶警”

农民工夫妻与太原民警的不期而遇

刚刚过去的2022年元旦,王友志过得“和平常没什么区别”,虽然儿子已经从务工的外地回家,但元旦这天一家人并没有在一起吃饭。

个中原因,一是在当地元旦并不是很重要的节日,另外一个原因是,如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王友志就会更加想念7年前意外死亡的妻子周秀云。

王友志现在仍住在与周秀云结婚时的婚房里,随着岁月的消磨,房子已经变得破败不堪,正如他的生活。

1967年,王友志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靠种地为生,再加上兄弟姐妹多,生活一直比较贫困。

刚刚成年,王友志就经人介绍到了郸城县国营农场工作。在这里,王友志经人介绍认识了比他大一岁的周秀云,“她也是苦命人,是小时候被人抱养的。”

1989年,王友志和周秀云正式结婚,婚后都在农场工作。因为农场效益不好,王友志夫妻农忙时回家种地,农闲时出来打工挣钱。

山西“恶警”出狱后喊冤:7年前曾脚踩“讨薪”农妇致其死亡,被判刑五年;农妇丈夫称工钱至今没拿到

王友志与周秀云结婚后的合影

随着大女儿王倩和小儿子王奎林的先后出生,王友志开始常年外出打工。他做木工活,主要在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上支壳子(一种建筑用的木制工具),早前去了东北、湖北、湖南,事发前两三年,在山西比较多。周秀云则在家包了十来亩地,同时照顾两个孩子。

2013年,王倩中专毕业后也开始到郑州打工,王奎林上到高中二年级也不愿再上。周秀云就带着儿子一起到了山西跟着丈夫打工,与王友志到工地上干活挣钱,她与丈夫、儿子,还有儿子的另外两个同学组成了一个“小组”。

在工地干活期间,周秀云对丈夫照顾周到。“她每天晚上给我打洗脚水,早上打洗脸水,不让打她都不愿意。”王友志说。

虽然工地干活辛苦,但一家人在一起相互照顾,也算是一段幸福快乐的日子。

然而,一切在2014年12月13日这天发生了剧变。

按照王友志的说法,当天早上,王奎林和工友去买手机,他叮嘱王奎林等人买完东西去工地项目部问一下结算工钱的事,已经拖了十来天,拿到钱大家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随后,王友志与另外几个工友开始玩牌,打麻将。周秀云就一直站在丈夫身后看,他们打的也不大,输输赢赢也就是十元八元,因为不干活,他们又很少出去,这些天他们一直都是一天吃两顿饭。

而2014年12月13日这天,对于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的民警王文军,本是一个普通的周六,只不过正好轮到他值班,这一天距离他42岁生日刚过去五天。

王文军是山西临猗人,18岁参军入伍,当兵14年后转业成为警察,一直在基层工作,从警整整10年,已经是派出所的老资格民警。所以,这一天如果有出警任务,他是当仁不让的带队主办民警。

谁也没有想到,这天下午,一场改变许多人命运、引发全社会关注与讨论的事件发生了。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给王友志打洗脸水洗脚水,他失去妻子成了鳏夫,一双儿女也永远失去了母亲。而王文军则脱掉警服成为了阶下囚,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讨薪”农妇之死

按照王友志一方的说法,当天下午4点多,王奎林等人购物回来,像往常一样推开虚掩着的工地大铁门,准备去项目部询问工钱结算的事,却被保安拦住了。

工地保安以不佩戴胸牌、不戴安全帽为由,阻止王奎林等人进入工地,双方由此发生冲突,从口角上升到肢体对抗。保安给队长打了电话称其被打,王奎林也给父亲王友志打电话说他们被人打了。保安队长以及王友志、周秀云夫妇等双方“增援”的人赶来后,争执并未停止,保安队长最终选择了报警。

王文军至今对那天的出警经历记忆犹新:“我们就是正常按110指挥中心的指示出警,刚到现场就看到发生冲突的两群人,我们对两方谁都不认识,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正常情况下是不是先要登记在场人员信息?是不是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王友志一方)不配合我们工作,当我们要将人带回派出所盘问时,周秀云甚至还动手殴打阻挠民警,在这种情况下,我制服周秀云的行为有错吗?”

后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认定的事发经过是这样的:接到警情后,作为派出所值班主办民警的王文军,和副班民警郭铁伟,带领辅警胡建、实习生姬腾飞,乘坐警车于当日17时5分许到达现场。

王文军、郭铁伟在了解报案原因后,要求保安指认殴打人员,马文东指认了王奎林及其工友李康,王文军责令李康出示身份证,李康未积极配合,双方发生言语冲突,于是民警将李康带上警车,王友志、周秀云等人进行阻拦,王文军便给王友志也戴上手铐。

民警将王友志、王奎林、李康及用手机拍摄现场的另一工人带上警车,周秀云坐在警车车门踏板上进行阻拦,姬腾飞将周秀云从车门处拉开。周秀云对姬腾飞进行推打,王文军上前阻止,周秀云抓挠王文军颈部,王文军揪住周秀云头发使其坐在地上,周秀云将王文军的警裤撕破并用双手抓住裤兜附近。

其间,王文军、郭铁伟数次要求周秀云放手,周秀云坚持不放。双方僵持近7分钟,王文军再次要求周秀云松手,遭到拒绝后,遂扭按周秀云头部,使其躺倒在地。之后,王文军用脚踩住周秀云的头发,持续约23分钟。在上述过程中,郭铁伟先后给派出所、110指挥中心等打电话请求增援,未提醒、制止王文军的行为。待增援民警赶到现场后,王文军决定将周秀云抬上警车带回派出所。

当日17时52分许,到达派出所后,郭铁伟击打王友志腹部两拳,又与王文军以及一名辅警在未安装监控的房间或卫生间内分别殴打了王友志等人。18时许,姬腾飞等人将周秀云抬入值班室。

18时20分许,郭铁伟建议王文军拨打120急救电话,对周秀云进行救治,王文军安排姬腾飞拨打了120急救电话。18时39分许,120急救人员赶到后,诊断周秀云临床初步印象为救前呼吸心跳骤停。后经山西省荣军医院确认周秀云死亡。

事件发生后,王文军脚踩周秀云的照片被人配文“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发到网上,引发广泛传播,引起人们极大愤慨,各大媒体也纷纷跟进关注。据不完全统计,媒体关于“太原女民工讨工资被打死”的新闻报道约有1240篇,王文军因此背上了“恶警”名声。

2014年12月26日,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检察院对王文军以涉嫌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5年1月29日,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显示,山西太原“12·13”案件死者周秀云,系“因钝性暴力致闭合性颈部损伤,而死于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