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官落马:当大官体现男人价值

2021-12-15 11:00     腾讯

邓寄鹏,1961年6月出生,1981年10月参加工作,198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西省原清江县刘公庙公社(乡)干部、管委会副主任、党委委员、副乡长,江西省樟树市洲上乡党委委员、副乡长,江西樟树起重机械厂党总支副书记、厂长、党委书记,樟树四特酒厂厂长、党委书记,樟树市政府市长助理,江西四特集团总经理、党委书记,樟树市委常委、副市长,宜春市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宜春市公路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副厅级)。

图为邓寄鹏收受的部分高档白酒。(江西省纪委监委供图)

2020年5月15日,江西省纪委监委对邓寄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1月9日,经江西省委批准,江西省纪委监委决定给予邓寄鹏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1年4月20日,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邓寄鹏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二百万元。

2020年5月14日晚,时任江西省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的邓寄鹏尚在宴饮作乐,酩酊大醉之际,在席间狂称“我问题不大,这次顶多按‘第三种形态’处理”。然而,不到24小时,他就被江西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带走留置。

霸道专权,把“一把手”当摆设,“二把手”拍“一把手”的板

有魄力、敢担当,对党员干部来说是可贵的优点,但前提是要秉持一颗公心,守纪律、讲规矩,不掺杂个人私利。在不少人眼里,邓寄鹏也是个“有魄力、敢担当”的人,然而,他的“魄力”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的“担当”却是凡事个人说了算。

早在2000年,在江西省政府主办的全省食品展销会上,时任四特酒厂厂长的邓寄鹏为打垮省内其他白酒品牌,包揽了当时主会场八一广场四大板块区域内的所有广告位,意图将全省的食品展销会变成四特酒的推销推广会。在省经贸委等有关部门的干预下,也不罢休、不让步,且组织100多名职工到南昌集体上访,绝不让出广告位。同时,他还违反外汇管理有关法规,在南昌及江西省内其他市场投放“美元四特酒”(每瓶四特酒中都有一美元),受到有关部门处罚后,仍不收手,坚决不改、屡罚屡犯。

在任宜春市公路局局长期间,邓寄鹏明知大额资金调动需经过集体研究,国家的资金不能借给私营企业,但为了小团体利益,他大笔一挥,两次擅自决定从宜春市公路局挪用资金3000万元帮“好哥们”的企业拆借“过桥费”。上马项目完全凭喜好,在未经批准,未立项的情况下,先斩后奏,擅自决定对宜春境内部分国省干线提前实施大中修,总额突破1亿元以上,特别是其中的高安黄付线的大中修项目,“如此任性,只是因为我是高安人,为家乡做点事,有面子。”

在邓寄鹏看来,制度就是“橡皮泥”,是可以任意拿捏的,规矩是“纸老虎”,用来吓人的。只要自己想干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长此以往,养成了一种突破制度、规章办事的习惯,他推进的项目可以不招投标,实施的“三重一大”事项可以不上会,重大事项可以不报告,什么“高压线”都敢踩,什么底线都敢突破。

随着职位升迁,邓寄鹏的权力大了,脾气和架子也大了,形成了一种“唯我独尊”的作风。他喜欢“老板”这个称呼,自称在宜春市公路局任局长、党委副书记八年,同事、下属就叫了他八年“老板”。中层干部见到他就像老鼠见到猫,话都不敢大声说,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不得超过5分钟,除非他高兴,否则就是“不识相、找骂挨”。

2018年5月,邓寄鹏被提拔为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在经开区是“二把手”,但他摆不正位置,一直适应不了“角色转换”,不管是重大项目建设、重大资金安排、重大工作部署,还是干部人事安排,他都要“一言九鼎”,无视党的领导和民主集中制,以主任办公会代替党政联席会,把党工委书记当“摆设”,“二把手”拍“一把手”的板。他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哪怕在民主生活会上也拒绝他人提出任何批评,谁不听话就找谁的茬,训人、骂人的做派没有丝毫改变,经开区所有县级干部都被他骂了个遍。

“一把手”是党的事业发展的领头雁,是党政领导集体的“班长”,在一个单位、一个地方来说手握重权、责任重大。邓寄鹏从30岁开始就长期担任“一把手”,但他却将这一切全部归功于自己“有本事、有能力”,忘记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把“班长”当成了“家长”,公器私用,肆意妄为,迷失在权力里,再加上外部监督乏力,使其错误长期得不到纠正,最终酿成大患。

贪婪无度,敛财四千余万元,认为当大官发大财才能体现自身价值

1991年是邓寄鹏阴阳两面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还是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与农民打成一片的乡干部。

1991年,邓寄鹏当上江西樟树起重机械厂厂长后,由在乡里天天骑的自行车换成了与县委书记、县长同等待遇的吉普车、轿车,由住在农民家变成了住“三星”以上的宾馆酒店,由天天跟农民打成一片变成跟企业老板厮混,由吃农民餐桌上的粗茶淡饭变成了品尝由老板买单的山珍海味,由走村串户变成了进歌厅舞厅按摩厅。

就在这一年,邓寄鹏人生中第一次收了别人的钱。1991年春节前,一位基建老板到他办公室送了1000元红包,丢下就走了。当时邓寄鹏一直忐忑不安,担心被人发现、举报,惶惶不可终日,但又舍不得将钱退回去或者上交,等到几个月过去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他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