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研究生猝死,熬夜到凌晨2点,,喜欢读书学习一直没时间谈恋爱(3)

2021-12-07 14:50     华商连线

>>>心疲到极限

心理非常不健康,就怕得罪导师

34岁研究生猝死,熬夜到凌晨2点,家属称导师用听话孩子压担太重劳累致死,喜欢读书学习一直没时间谈女朋友

谢鹏在校外租住的7平方米的房子内,摆放一个床和一个桌子

谢鹏的家人认为,今年下半年开始,谢鹏身心疲惫,已到极限。

“7月份全学校都放假了,只有谢鹏一个人留在这里。”谢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谢鹏在校外租了一间房,也就7平方米,里面就是一张床、桌子和电脑,还有一些安神补脑液。

“7月份河南发大水,谢鹏还带着两个师弟到河南去做实验。他太劳累了,心里很疲惫,加上延期毕业,又不能出去找工作,给他身心造成多大的压力呀,他又没办法跟父母交代,我们家里人还以为他学的不好呢,他后期心理已经非常不健康了,就怕得罪导师。”

>>>日子太难过

老师学校最严,怕耽误项目进度

谢女士查看聊天记录发现,谢鹏的确不敢找工作,谢鹏曾向同学表示:“我得毕业后才能找工作,现在不行,一动弹就得给我继续延期,我先毕业再说,日子太难过了。他得给我签字,我才能毕业啊,我得毕业才能找工作。”

谢鹏向同学承认自己不敢找工作,“我老师是学校里最严的那种,怕耽误他的项目进度。”

谢女士说:“他一出去找工作,董老师就不愿意,他就不敢。其实他这个专业太缺人了,上海建工和中建八局都来学校招人,但去年他就没敢走,老师就不让他走,他也没法走。今年就是想走也不敢找工作单位,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支使干杂事

买桶装水早起给老师烧好送过去

谢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导师曾让谢鹏烧水、送烟、买月饼、取衣物。家人看到这些聊天记录,认为导师在学习之外,还支使谢鹏给自己干一些杂事。

华商报记者看到,谢鹏的聊天记录显示,谢鹏称自己晚上一直失眠。

“我还天天给他打扫卫生,桶装水都是我买,两天一桶,还得给老师烧好送过去。我一般两点睡,7点半起床过去给老师烧水。我不怕干活,也不怕累,就怕干的不明不白。”

谢女士表示:“这几年来都是谢鹏给老师烧水,因为让他带这个课题组,买月饼可能老师让他八月十五给大家分着吃。让他送烟只不过是看到他的聊天记录,老师可能让他买烟。”

她认为,老师让谢鹏做这些事情情有可原,“关键是给他压力太大,三四月份在毕业论文答辩时,导师同时安排了4个要考博士的学生,让谢鹏同时进行辅导,这几年来的多项工作,与他的学业无关,7月份郑州的锚杆拉拔实验项目也让谢鹏带队,所以导师才让他延期毕业,让他连续工作导致劳累致死。”

>>>院领导回应

不熟悉不了解学校的调查情况

辽宁这所大学官微显示,微分享【#2021只剩最后一个月#,请别再辜负自己了】,但11月23日,对谢鹏来说,他终究没能跨越2021年最后一月。

12月7日,对于谢鹏聊天记录和家属的上述说法,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谢鹏的导师求证,但董老师一直未接听电话,截至发稿也未回复记者的采访短信。

7日上午,华商报记者联系该校土木工程学院一位副院长,对方表示自己已经调离,“不在土木工程学院了,不太了解董老师的情况,不清楚这个事怎么发生的,对他不太熟悉。”

华商报记者联系另一位副院长,“这个呢,我不是主管领导,可以问学校宣传部或者公安处。”

这位副院长表示不了解学校的调查情况:“目前不了解。他是学院的老师,但我是主管教学的领导,不分管研究生。”关于对董老师的其他反映,这位领导表示:“我这儿没有任何信息,我分管教学工作,研究生这块不清楚,可以问主管领导或者问咱们学校的一些领导。”

华商报记者联系学院书记和院长,均未接听记者电话。

华商报记者随后联系学校一位领导,了解事件调查进展,他回复称:“我最近没注意这个事,我都是在出差,这一两天手机都没太拿,我都不认识董老师这个人。”

>>>导师回应家属

“这个孩子太好了,他帮助太多学生”

谢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董老师有五十来岁,11月23号第一天我们来的时候,董老师是在这的,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他就是孩子的老师,到第二天上午才知道他的身份,他跟我们家属见了面。第二天,他们学校也不说事,就想支我们走,他当时也在场,但这以后他就再没露面。”

谢女士表示,董老师对支使孩子做这些事情也没有做解释和辩解。“当时谢鹏不在了,他就给我们说了,他说谢鹏这个孩子太好了,说他帮助太多学生了,但他让孩子做事这些情况他没有说。”

“他的同学们对这个事也感到气不平,毕业的同学都非常关心谢鹏。事发到现在小半个月过去了,学院没有给一个说法。”谢女士表示,现在校方不闻不问,没有人管,“学院领导说不让我们爆媒体,爆了让我们家属负责。”

“他们学校研究生院和土木工程学院的领导,只是看到这个结果(猝死),其他的都闭口不谈,我们跟他们说一些孩子猝死的原因和情况,他们不听。”

>>>父母亲病倒

过年后再没见面 连张独子生活照都找不出来

谢鹏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60岁,母亲58岁,因为无法接受老年丧子的现实,夫妻俩都病倒了。华商报记者希望提供一张谢鹏和家人的合照,“他这3年半,从来就没玩过,也没休息过。今年过完年他就没回过家,过年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们现在连一张儿子的生活照都找不出来。”

“他这3年多从来没和我们在一块出去旅游啊,一起玩啊,从来没有。”谢女士证实,“为了干活,今年春天开学至今,谢鹏就没有回过家。这几年过年,虽然谢鹏都回家,但是过年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空闲时间,都是在忙着做实验、做课题,他在家里总是抱着电脑,一直在忙。”

>>>善良有爱心

“喜欢学习,这几年一直没时间谈女朋友”

在家人眼里,34岁的谢鹏为人诚实、善良,“他没有其他爱好,就是喜欢学习,喜欢看书。他不太擅长与人沟通,但他非常有爱心。”

谢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证实,谢鹏没有谈恋爱。“他非常喜欢学习,这几年一直没时间谈女朋友,没想着成家。”

谢女士说:“我们家五个子女,他爸是我们家老二,我是他大姑,谢鹏是在我们大家庭里长大的,在我们谢家来说,他是一个大孩子,非常懂事、善良,他是非常专注的一个孩子,总觉得考上研究生就得好好上学,拿一个好学历。如果没有猝死这个情况,他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人才。”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