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副院长连续抗疫14天殉职 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

2021-12-06 16:32     大连发布

(原标题: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47岁,他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凯旋”)

2021年11月26日,36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来到大连康复中心——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在这里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医学观察和康复治疗后,即将回归正常生活。

然而就在同一天,大连康复中心医疗保障组副组长、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沙琳却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生命的刻度,永远定格在了47岁。连续14天坚守在抗疫一线,日夜奋战,全力协调筹集医疗设备、防疫物资及药品耗材等医疗救治物资,沙琳终因过度劳累,导致心源性猝死。他留下手机里每天近200条的通话和微信沟通记录,留下笔记本中密密麻麻的工作要点和思路,留下院区内忙碌奔走的足迹……

▲沙琳(左一)与同事讨论筹备大连康复中心建设事宜。

大连发生新冠肺炎疫情。

经国家专家组论证,大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总指挥部决定征用筹建中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作为“大连康复中心”,承担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隔离医学观察和康复治疗的重要任务。

大连康复中心正式启用。

大连康复中心顺利接收第一批康复人员。

被紧急征用前,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正处于筹建阶段,病房虽然达到入住条件,但相关医疗救治设备、防疫物资及医用耗材等都需要从零开始准备。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作为大连康复中心医疗保障组副组长,沙琳身先士卒、率先垂范,短短3天就紧急筹集医疗设备及防疫物资200余种,并带领分管部门同志短时间内迅速建立起物资管理流程、制度,为康复中心顺利启用和医疗救治保障付出巨大心血、汗水和智慧。

把如山的责任扛在肩头,以生命践行使命,以大爱诠释医者仁心。沙琳同志用一名共产党员的实际行动践行初心和使命,用宝贵的生命捍卫了百姓平安,诠释了新时代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和奉献牺牲精神。

终于配齐一个病区的物资

“我记得非常清楚,11月13日,那是个周六的中午,我们正吃饭的时候,他突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因为新冠疫情,有可能要启用附属三院承担部分任务,需要他立刻开始准备。沙琳扔下饭碗,拿起外套就跑出去了。随后的日子,他越来越忙。”沙琳妻子郭然回忆说。

11月15日,经国家专家组论证,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被紧急征用,作为大连康复中心收治新冠康复期人员,要以最快的速度启动。“自此我就没怎么在家见到他这个人。早上天蒙蒙亮就出发,晚上我都不知道他几点回来,想等他,给他热点饭菜,但常常我都迷糊好几次了,醒来看他还没回家。即便回到家,也是电话、微信不断。对此我曾不大理解,问他这么工作不是要累坏的节奏吗?他说:‘疫情当前,作为党员我必须冲在前面。而且我是普兰店人,我想为家乡多做点有意义的工作。’”妻子郭然说。

郭然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一名医生,与沙琳是大学同学,自毕业就在大连工作。“我知道,一个病房从无到有,需要多少医疗设备、物资。疫情当前,临床需要的大小物件要马上配备安装,现订货都来不及。沙琳绞尽脑汁,想尽办法,与不同部门协调。只言片语中,我能够感受到他担负的重压和焦心劳神,但他仍然全力以赴,一心想把所有工作都做到最好。”郭然回忆,每当解决了一些较大的问题,沙琳回家就能高兴地夸自己两句,否则就坐在角落里,眉头紧锁、冥思苦想,一会儿拿笔写写,一会儿拨个电话。“这时我们都不忍打扰他。他忙得连问候母亲的电话都顾不上打,以至于婆婆悄悄问我,沙琳最近有什么不舒服吗?我还向老母亲保证:‘他身体没问题,就是最近工作太忙啦,放心吧!’”

11月17号,他回来很晚,疲惫中透着兴奋地告诉我,‘今天终于配齐了一个病区的医疗物资,可以收患者啦!’那天晚上他高兴得不得了,还掏出手机给我看,一天就在病房楼里走了两万一千步。

11月25日,是沙琳近20天回家最早的一天。郭然回忆,“他晚上7点多到家,可刚进门电话就响了,他鞋都没来得及换就拿起电话,站在家门口的地垫上讲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坐在沙发上闭了会儿眼睛,说‘我太累了’,我让他早点睡。他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又起来,说:‘不能睡,还有事儿没处理完,明早还要开紧急会议。’工作到晚上10点多,他说实在坚持不住了。当时女儿学习完到客厅,他摸着女儿的手说,‘爸爸这阵子实在太忙了,有日子没和你好好说话了。’两人挤在沙发上,说了一会儿悄悄话。随后也没洗漱,倒在床上就睡了。”这是沙琳这些天来,唯一一次与家人好好说了几句话。

11月26日7时,沙琳走出家门,谁承想,再也没回来……

殉职在疫情防控前线的岗位上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学装备部部长康海荣与沙琳在工作中接触较多,“26号上午,我们开了一上午会,明确各项任务。中午的时候,我和沙院长还最后敲定了一下应急物资采购的事情。中午分开后,我去接收捐赠来的防疫物资,然后下午就一直没见到他人。我们几拨人打电话找他,都没联系上。”下午5时,附属第三医院的司机许兴隆在停车场沙琳的车里找到了人。“我打开副驾驶车门,看到他侧躺在驾驶座上,怎么呼叫都没反应,手机掉在一旁的副驾驶座位上。”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他只是想在车里稍微休息一会儿,却再也没有醒过来。随后10个多小时的抢救没有让奇迹出现,11月27日凌晨3时50分,沙琳还是走了。

从零开始配备一个标准化病区需要筹集多种物资,翻看物资清单,一行一列,每一项名称、每一个阿拉伯数字都凝结着沙琳的心血。一个标准化病区,需要的标准化医疗设备及物资64种之多,大到除颤仪、呼吸机、心电图机,小到输液贴、纱布、胶布、棉签等等。而要接收新冠康复人员,还需要配备标准化防护物资,防护服、防护面屏、隔离鞋套、N95口罩等15种防疫物资,这些都是防护级别高的耗材,且需要持续补充。“从决定征用到康复中心开始启用,我们几乎每天都是全力以赴,连轴转,精神高度紧张,压力非常大。附属三院正处于筹建阶段,虽然已达到入住条件,但病房里还什么都没有,这对负责这项工作的沙琳是巨大的挑战。”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三院副院长唐开说。

▲沙琳(右)与同事筹备大连康复中心建设

时间紧迫、任务艰巨,物资筹备工作困难重重。康海荣说:“干我们这个工作,需要大局观、责任心、遵纪守法,还得细致耐心、有良好的沟通协调能力。沙院长经常跟我们说,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哪怕受点委屈,但底线是要守规矩。”“必须按规矩办事”,这是沙琳经常挂在口头上的话。他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在协助大连市国房公司开展医疗设备采购过程中,要求每一步骤都公开透明,并请附属一院、二院的相关专家进行详细论证。在殉职的前一天,他还主动到医院纪检工作部,表示会严格遵守财务部门制定的出入库管理规定,全力做好救治设备、防疫物资及医用耗材的管理,为附属第三医院正式运营后的相关管理工作打好基础。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