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女生称遭性侵7年 父亲同事承认摸过她

2021-12-03 17:08     新京报

2015年,女儿小冉(化名)告诉李辉夫妻,自己童年时遭遇了性侵。两年后,小冉称侵害她的人是被她称为“岳叔叔”的岳某金。经过四年官司,李家民事案一审胜诉,成为国内首起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成年后刑事追诉期已过无法追究刑责而民事诉讼胜诉的案件。

2021年11月11日,李辉(化名)终于将一纸判决书拿到了手里,他告诉记者,从2017年11月陪女儿去公安局报案开始,他已经接到了太多坏消息,这沓二十多页的判决书,是他等到的第一份正义。

2015年,正在上大四的女儿小冉(化名)告诉李辉夫妻,自己

童年时遭遇了性侵。两年后,小冉终于吐口,称侵害她的人是被她称为“岳叔叔”的李辉夫妇同事兼好友岳某金。小冉称岳某金对她进行了7年的侵害,最后一次发生在2004年。

2017年11月,小冉报案。2018年1月,警方以涉嫌强奸罪和猥亵儿童罪两罪对岳某金提请逮捕,岳某金坚决否认强奸,承认的猥亵儿童行为按2004年案发时刑法的规定,只有5年刑事追诉时效,未予批捕。2019年1月,河北任丘检方对岳某金作出不起诉决定。

李辉向沧州市检察院刑事申诉,要求追究岳某金猥亵犯罪刑事责任。沧州市检方维持了任丘市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李辉继续向河北省检察院申诉。

2020年3月,河北省检察院出具答复书,称岳某金存在猥亵儿童犯罪行为且情节恶劣,依现刑法可以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根据刑法溯及力的从旧兼从轻原则,岳某金的刑事追诉期已过,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2020年6月中旬,任丘市法院因小冉已经丧失诉讼行为能力,宣告小冉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并指定李辉为女儿监护人。李辉代小冉向任丘市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2021年11月,任丘市法院一审判决岳某金就其猥亵原告的民事侵权不法行为,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各项损失费307600元。

在媒体报道中,这是国内首起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成年后刑事追诉期已过无法追究刑责而民事诉讼胜诉的案件。小冉的代理律师万淼焱告诉记者,此案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先例可循,她认为,本案的胜诉对同类受害者来说是可参考的、有益的信号。

但被告方却持不同意见,庭审中,岳某金否认了猥亵事实。判决结果下达后,他也很快提起上诉。其代理律师周密认为,能够认定犯罪存在的证据来自于被害人的陈述,而被害人小冉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陈述的内容无法律效力。而岳某金此前在视频中承认猥亵,是在李辉的暴力威胁下的违心之语。

河北任丘。李辉一家住在这里的石油矿区。新京报记者 李冰洁 摄

李辉今年59岁,身材结实,几道皱纹印在他的额头上,他讲话时声音响亮,厚厚一沓案情资料拿在手里,“最多时有这么厚”,他把手从腰间比到胸口。

他家在河北任丘的石油矿区,这段时间妻子带着女儿在上海治病。李辉和妻女相隔两地。

在李辉讲述中,李家的噩梦来得没有任何预兆。2015年1月,女儿小冉大四寒假回家,拿到了几个英国大学的offer,李辉和爱人都跟着高兴,一家人坐在一起谈话。话题从学业转向生活,两代人对未来的规划有些许争论,小冉突然崩溃,喊出:“你们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小时候遭受过性侵,不是猥亵,是性侵!” “我每一天都在煎熬,等着去死!”

李辉回忆,小冉抱着母亲失声痛哭,李辉一时被震在原地。他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再问是谁干的,小冉就一句话不讲了。

即使当时的情景已经过去了将近7年,李辉仍然记得那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在这之前,他认为一家三口的生活算得上幸福无忧,夫妻俩对女儿的保护也算得上尽心尽力,小时候只要有陌生人在,他们从来不会让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哪怕生活在石油矿区的熟人社会,李辉和爱人也总是叮嘱女儿,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他们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寒假很快过去,小冉回到了学校,但临近毕业,她的情绪和身体都变得更加糟糕。2015年6月甚至没能参加毕业典礼,李辉夫妻把女儿接回家里。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