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多年前,他“发现”了北京中轴线

2021-11-28 08:19     网易

北京作为“东方文明的交汇点”,其所展现的宏大与辉煌,对欧洲充满着巨大诱惑。而南达永定门,北到钟鼓楼的中轴线,以其跌宕起伏的建筑形象和纵横捭阖的空间气度掌控了整个城市,给海外使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01、马可·波罗眼中的大都城

13世纪末,马可·波罗在欧、亚、非三大洲进行了长达25年的探险旅行。这位意大利旅行家至少在元大都(今北京)度过了9年时光。由于马可·波罗在元大都有过这么一段不寻常的阅历,对大都相当了解和熟悉,因此在他回到意大利故乡后,经他口述,别人帮助整理而成的《马可·波罗行纪》自然留下了他对大都城的许多美好回忆。我们今天仍能从他绘影绘声的描述中,依稀看到元代中轴线的景象。

根据《行纪》记载,元大都“街道甚直,此端可见彼端,盖其布置,使此门可由街道远望彼门也。各大街两旁,皆有种种商店屋舍。全城中划地为方形,划线整齐,建筑房舍……每方足以建筑大屋,连同庭院园囿而有余……方地周围皆是美丽道路,行人由斯往来。全城地面规划有如棋盘,其美善之极,未可言宣。”

这一段与古代文献记载颇为吻合。大都城的街道,纵横竖直,互相交错,都有统一的标准,相对的城门之间,都有宽广平直的大道。南北向主干大道的东西两侧,等距离平行许多东西向的胡同。大街宽约25米左右,可容9车并行,胡同宽约6到7米。

“自南以至于北谓之经,自东至西谓之纬。大街二十四步阔,小街十二步阔。”马可·波罗认为,大都城市的中心为钟楼,《行纪》记载:“城之中央有一极大宫殿,中悬大钟一口,夜间若鸣钟三下,则禁止人行。鸣钟以后,除为育儿之妇女或病人之需要外,无人敢通行道中。”

作为中轴线上最重要的建筑,马可·波罗对元王朝的皇城与宫城都有细致的描绘。《行纪》记载皇城:“周围有一大方墙,宽广各有一哩。质言之,周围共有四哩。此墙广大,高有十步,周围白色,有女墙。”

皇城的南面开辟有五门,“中门最大,行人皆由两旁较小之四门出入。此四门并不相接,两门在墙之两角,面南向;余二门在大门之两侧,如是布置,确保大门居南墙之中。”宫城位于皇城中部偏南,“南面亦辟五门,与外墙同”。

频道热点
更多
阅读下一篇

没了中国还真就不行了?法国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马克龙苦不堪言

据国内媒体11月21日报道,有媒体发表文章称,巴黎许多百货公司,由于中国游客的减少,这些公司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危机。导致许多百货公司不得不重新调整市场战略,在这之前,它们做了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