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星尔克的幕后大佬,才是真正的国货之光(2)

2021-11-12 14:19     腾讯
图片

晋江人创造的奇迹,在闽南的小镇里绵延了四十余年。

3000多家鞋厂从晋江的土地上拔地而起,数百亿级的运动鞋诞生于此。晋江从靠国家救济过活的贫困县,直接跨阶级成为世界闻名的产业集群中心。一直到现在,晋江人们都能深刻感受那段黄金时代的余温。

比如晋江的追星少女,表达对偶像的喜欢,就是要为他创个鞋品牌。

在晋江人心里,鞋纺城都是旅游景点。

随便在街头看见的人,家里可能就有厂子。

但晋江人实在是太爱拼了,你拼,我比你更拼,不知不觉开始“内卷”。

“胆大骑龙骑虎,胆细骑猫骑兔”、 “卖三占钱土豆也要做头家”,明明可以集体致富的晋江人,在血流成河的惨烈中拼出了问题:竞争太激烈,代工利润从以前的15元,杀到了后来的1-2元。

于是不甘心做代工厂,赚着微博利润过活的晋江人,想到了做品牌。

意见统一后,晋江人终于放下成见,团结致富。连晋江政府也提出“品牌立市”,支持有勇有谋的晋江人们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牌运动”。

1991年,丁世忠带着自己北漂赚到的20万回到晋江,创建安踏(福建)鞋业有限公司。当他把安踏的logo挂在自家作坊的大门上,晋江鞋帮结束了“只做鞋,不做品牌”的历史。

紧随其后,丁建通成立了别克鞋业有限公司,后改名为361°。

许景南则在思考“耐克和阿迪为什么那么贵还有人买”的问题之后,把自己生产的鞋子命名为“匹克”。

2000年左右,吴荣光从沈阳设计学院学成归来,他回到自家工厂,接过父亲吴汉杰的棒子,将四年运动鞋设计经验投入生产,创立了鸿星尔克。

在最巅峰的时刻,鸿星尔克曾牵手澳网,与“前辈”耐克共享风头。2006年世界杯期间,CCTV5有25%的广告来自晋江品牌,被调侃为“晋江频道”。

图片

晋江如同开了挂,因为晋江人从来不满足于得过且过。无论环境多么困窘,他们都能辟出一条条致富的道路。

从苦水里长出举世瞩目的花,没有谁能比晋江人更懂这个道理:不拼,毫无胜算;只有拼了,才能赢。

图片

晋江被外界称为“睡不着”的城市,晋江人更是被称作“睡不着”的人。

有所成就后,“睡不着”被认为是对晋江人敢拼敢闯、不畏艰苦的奋斗精神的褒奖。但实际上,这个言简意赅的前缀出自于晋江的一句俚语:“睡不着的晋江人,做梦都想当老板。”

也正是因为晋江人太执着于拼尽全力,才不懂得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2008年的奥运会,让所有的体育品牌都陷入亢奋,而晋江系的鞋企们蓄势待发,就等着这样一个睥睨天下的机会。

图片

一时间,安踏、匹克、鸿星尔克、361°...疯狂造鞋的狂热情绪感染了这片土地上每一个做着老板梦的晋江人。他们开始比谁能有更多的工厂、更多的门店和更多的运动鞋,认定了谁能在这场比拼中获得胜利,谁就能再一次复制“拼了就会赢”的成功。

后来的结局,是众所周知的惨烈。

曾无限风光于体育赛事上的万众瞩目,却正是因为太想更进一竿,反而共同倒在了本想奋力一搏的北京奥运会之后。所有的晋江系鞋企,乃至耐克、阿迪达斯和李宁这样的巨头,都面临着爆仓的危机。

鸿星尔克就是那一场浩劫后,活下来的晋江系鞋企。连续三年受到库存积压影响的鸿星尔克,连广告词“To Be Number One”都被群嘲成“土鳖Number One”。

永远清不掉的库存、跟不上的潮流、不买账的消费者和趾高气昂的对手...欲速则不达带来的致命一击,尽管过去了十来年的时间,晋江人都没能缓过神来。

但就是这样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的鸿星尔克,却还是在自身难保的时刻,义无反顾拿出了5000万驰援灾区。5000万不是一个小数。

图片

其实不止鸿星尔克的捐助,同为晋江系的贵人鸟已经破产,还捐了3000万;被强制清算的汇源,也捐款了100万。

很显然,鸿星尔克就是其中最出圈的那一个—你不得不承认,运气真是一种玄学。鸿星尔克翻红,国货回潮,只能说,“睡不着”的晋江人,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三分天注定。

总有人眼热晋江人的好运气,但只有自己晋江人知道,为了把握住那虚无缥缈的三分注定,他们曾脚踏实地的打拼了多久。

老天爷其实没有特别眷顾这群人。晋江人拼出过辉煌,也拼出过落寞。

但晋江人还在拼,从来不留余地,也不存遗力。因为在晋江人的精神谱系中,五个字足以贯穿所有的故事:“爱拼,才会赢。”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