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见证了中国士兵对胜战梦想的追寻

2021-11-08 13:00     环球网

弹火照亮俄罗斯东古兹草原,纵横交错的目标与炽热的弹片产生剧烈碰撞,数百名勇武的士兵在异国他乡携手奔赴一场国际反恐演兵之约。这场演习承载着地区人民对和平稳定日渐增长的期待,也见证了中国士兵对胜战梦想的追寻。

霜雪浓郁的北国深秋,凯旋士兵带着澎湃激情重返工作岗位。对他们而言,“和平使命-2021”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场景历历在目。记忆的闸门打开,车轮、弹火、草地、尘沙,迤逦而来。

赴俄罗斯参加演习的消息,像旋风一样吹遍北部战区某合成旅各营连,在数千名官兵心头掀起阵阵涟漪,为国出征的豪情如火山般爆发。

合成一营战士王鑫,中士服役期的终点就在深秋。父母早早帮他联系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等他退役返乡;相恋多年的女友也倒数着时间,等他回去结婚。

这是摆在王鑫面前的一道人生选择题。如果选择参演,意味着要放弃待遇优渥的工作,继续留队服役。接连几天,他辗转不眠。最终,王鑫说服家人和女友,递交了请战书。

个头不高,本事不小。入伍20余年的装甲维修技师成守平,是战友公认的专业大拿,在一次次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接到参演通知时,成守平正在老家休假。多年的积累和准备,终于迎来国际军事舞台“登场”时刻,他心里乐开了花,立即拨通指导员的电话,表示马上归队参加演习。

直立在沙发前,成守平热血沸腾,脸颊发烫。一束阳光穿过密密匝匝的枝叶,打在他胸前红彤彤的党员徽章上。看到成守平兴奋不已,妻子徐小林禁不住问道:“刚回家没几天就又要走?”成守平冲着妻子抱歉地笑笑,用手搓了搓冒出汗水的脸,把柔肠深藏心底:“走出国门练兵,是军人的责任,也是士兵的幸运!”

“能代表国家出征,那可是大事。放心,家里都支持你!”知夫莫若妻。成守平是旅里最优秀的技师之一,对几十吨重的战车了如指掌。即使探亲回家每天躺在软硬适宜的大床上,他的梦境里依然还是狂风飞卷、黄沙漫漫、硝烟滚滚、炮声隆隆。

比成守平小16岁的支援保障连工兵班班长杜英鑫,1997年12月出生,好学、肯钻研。在集训淘汰率超过一半的选拔中,他心中总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也感到无上荣光,“赶上一次为国争光的机会很不容易,绝对不能错过。”每次走向练兵场,他都攥紧了拳头。

那段时间,杜英鑫每天训练超过15个小时。为纠正爆破器操作失误,休息日他也在苦练。一路奔跑,杜英鑫遇见更好的自己,名字赫然出现在参演人员名单里。不为人知的是,集训时队里给每人配发两双作战靴,其中一双他每天训练都穿,风吹水泡铁磨,早已破皮变形;另一双被装进背包,他要留到出国参演时再穿。

用精武淬火军旅,凭战绩书写担当。多少个训练归来的傍晚,畅想自己将要在异国他乡的疆场上建功立业,杜英鑫咧嘴傻笑。背影被夕阳拉得修长,迷彩服的后襟被风鼓满,一颗炽热的心装满亮闪闪的胜战梦想。

一声令下天地动。

我军参演部队铁路输送首列火车,从吉林省白城火车站出发,向北疾驰。8月28日16时02分,办完通关的全部手续,专列再次启动,在高亢的军乐声中,缓缓驶向阳光照耀下的满洲里国门。然后,沿着久负盛名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自东向西,专列穿越人迹罕至的远东地区,直奔奥伦堡市东古兹训练基地演兵场。

月光照透林间。笛子、唢呐、圆号、萨克斯轮番登场,恢宏的野外交响乐响彻云天。勤务保障营二级军士长刘保利的心随着节拍跳动,毫不吝啬地把掌声奉献出来。

当兵21年来,刘保利还是头一次遇上如此远距离的机动,也是头一次坐上这么好的卧铺。在他的记忆里,部队远距离机动时,战士不是坐敞篷汽车就是坐绿皮硬座火车,甚至还坐过“闷罐”车。那时,“住的是铁皮房,吃的是硬干粮,夏天热得直痒痒,冬天冻得透心凉”的打油诗常在耳畔回响,没有诗意,唯有远方。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