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9岁小学生被值周学生厕所罚跪磕头,查出重度抑郁症(3)

2021-10-09 02:07     西南商报

随后不久,学校派人送来3000元慰问金,那名施暴学生的家长带着水果来到他们家表示慰问。

此后,儿子每天就发呆,不哭也不闹,病情日趋加重,“我每次去找学校校长,对方都说加油,明天会好起来的。”

2020年12月7日,郑女士拨打110报警,称儿子在学校遭“校园小主人”罚站罚跪还磕头,接警后民警给她做了笔录。

刚开始,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郑女士都要带着儿子去北京治疗,为了节约住宿费,母子俩经常乘坐晚上10点以后的慢车,次日上午到达北京,有时甚至还要到天津中转,“上午或中午在北京看完病,当天下午或晚上还可以乘火车返回沈阳,又可以节约住宿费。”

郑女士家有一套建筑面积40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当初中介帮他们卖的价格是17万元,后来签合同时她哭得很伤心,买家问她为何痛哭,她道出原因后,对方给她加了1万元,“当时那套房子的市场价是25万左右,但为了救孩子,我们被迫低价出售。”

她说,事发至今快一年了,儿子特别排斥卫生间,害怕听到“学校”两个字,特别是乘车路过学校时,儿子会从座位上滚落到座位下躲起来,称不想上学。

近日,记者在赵乐家看到,他有一只可爱的小猫整天陪伴在他身边,他呆坐在床边,一直低着头,见到记者时,他顿时流尿了,母亲郑女士马上给他换了尿不湿,还拿拖把将流出的尿拖干净。

郑女士称,儿子每天要换好几个尿不湿,一旦流尿了就要给他更换,否则下身皮肤会红会肿,“我一般在网上购买尿不湿,每次都是几箱几箱地买。”

记者问赵乐时,他始终低着头,沉默不语,母亲在一旁直掉眼泪。

后来,母亲把他带到房间一块小黑板面前教他数学,提问说“树上有两只苹果,掉了一只还剩几只?”赵乐头也没抬,一直低着,母亲见状偷偷抹泪。

郑女士说,儿子以前的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在全班前几名,每期都是语数双料小冠军。

说完,她抱出一大堆儿子的获状证书。

记者看到,赵乐的获奖证书中有“本周小学霸”“本月小学霸”“学习冠军”等,“他特别喜欢游泳,会弹琴,书法也非常棒,这几年来他大约获了200多个奖项,还曾作为才艺新星做过东北地区小形象代言人,但令人心痛的是,如今孩子被毁掉了。”

今年8月,郑女士又带着儿子来到北京市丰台区,在一家精神病医院给他治疗,“至今我们已花了30多万元,也不知道最终能坚持到哪天。”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