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被判死刑48小时后,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2)

2021-09-13 09:15     陕西法制网

02

陆中明走后,朱大红必须挑起家庭重担。

孩子们还小,需要她照顾。

她只能待在家,守着几亩田地,维持生计。

那几年,她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从不与人交流。

据邻居回忆:

“朱大红人都是软的,好像不能行走。”

比起自己的情绪,她更担忧拿什么养活3个孩子。

孩子们从未买过新衣服。

鞋子是捡来的,上面还有一个大洞。

更多时候是没有鞋穿,赤脚踩在地上。

家里揭不开锅。

从田里挖的山芋未经清洗,很脏,孩子们直接连着皮吃。

她们的家,分不清哪里是厨房,哪里是卧室。

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墙壁裂了一条缝,主要靠一段树干支撑。

地板永远是潮湿的,墙壁一片漆黑,煤气灶搁地上,电饭煲只能放女儿的书桌上。

女儿说:

“家里老鼠多,角落里有一个洞,它们每天钻来钻去。”

生活艰苦,寸步难行。

那时的天,总是乌云密布。

有一年收割稻子,别人家都是用收割机。

唯独朱大红用镰刀,因没钱叫收割机,只能自己一把一把割。收割完那天,突然下暴雨,为了不让稻谷淋湿,她去求别人帮忙用拖拉机拉回来。

可没人理会,她急到跪在别人家门口。

还有一次。

她在田里干农活,板车被泥土卡住拉不动。

孩子们看到就在后面帮忙推车。

边推边跟她说:

“妈妈,你不行,还有我们呢。”

听到这句话,心酸涌上心头。

从那时起,她在心里默念:

“孩子们已经失去了父亲,我不能再抛弃他们了。”

但现实很残酷,屋漏偏逢连夜雨。

家里土房子倒塌了,只好寄宿亲戚家。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开销越来越多。

朱大红意识到,这样下去根本养不活孩子。

于是,她把大儿子带回娘家,让娘家人帮忙抚养。

把小儿子和女儿留给婆婆照顾。

陆中明母亲和朱大红抱着孩子

自己则去合肥打工。

可她一个农村妇女,没文化,没技能,要如何在大城市立足,是一大难题。

她别无选择,只能从最苦最累的工作做起。

她先找了份洗餐盘的工作。

要长期泡在水里,时间一久,她身体吃不消。

又去宾馆当保洁。

很辛苦,但比洗餐盘好一点。

一天工作时长12小时,日夜颠倒。

不管多累多难,她毫无怨言,坚持干了十几年。

可对这个摇摇欲坠的家而言,真正的困难,还没开始。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