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越来越多的农村留守妇女染上艾滋病?听这位43岁大姐亲身讲述

2021-07-28 16:30     网易

我已经感染艾滋病5年了。如果有人问我后悔吗?我会毫不犹豫的说“我不后悔,我觉得这就是爱”。

我今年43岁,是农村留守妇女,饱受异地恋之苦。五年前,当我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时,我哭了很多次,晕倒了。当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每次三个孩子叫我妈,我也傻。我不敢告诉公公婆婆,所以吃饭的时候就把菜夹在面前,绝对不会让筷子同时碰到两个菜,怕传染家人。

每天,我独自漫步到我的柴火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不敢跳。我真希望我不知道得了这种病有多好,这样我就可以一天天的活下去,至少不用考虑每天的恐怖之旅。可能别人会问我怎么得的艾滋病。那我就告诉你,我希望艾滋病“止于我”,不再有不幸的人。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