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边英雄陈红军牺牲细节:救出团长后转身再次冲锋(4)

2021-07-17 21:11     新华社

"当作训股股长时,他的办公室在三楼,宿舍在一楼,遇到重大任务,干脆在办公室支了张行军床……"聊到老股长,连长陈鸿宇直言,"他干起工作来,就是个拼命三郎!"

母亲丁念毕回忆道,陈红军从小就崇拜军人保家卫国,经常"偷"他三叔的军帽戴。后来,有高中同学参军,他又借来军装拍照,并告诉母亲:"有一天,我一定要穿上这身军装。"

【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

在陈红军宿舍书柜里的一本书中,一段画线重点标注的话折射出他对职责使命的理解:"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

机步营是边情紧急时支援一线的力量。陈红军任营长时,正好赶上全营从装甲步兵营向机械化步兵营转型。

起初他充满了本领恐慌,但使命感促使他不断激励自我,奋发进取。

整理陈红军遗物时,何生盼看到,营长没有个人日记,有的只是厚厚的几本工作笔记,其中,单就一个站哨就列出了好几点问题。

陈红军牺牲后,机步营官兵发现,大家谁也说不出营长有什么业余爱好,"印象中,他最喜欢的似乎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在陈红军的带领下,机步营改制不到2年便形成作战能力,先后被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装备管理先进单位、后勤管理先进单位……

有情有爱的"普通人"

【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

"红军是一个让人感觉很温暖的人。"肖嵌文聊起和丈夫相识相恋以来的日子,几度哽咽,"平时虽然相隔几千公里,可每逢节日,我都会收到他寄的礼物。"

结婚4年,夫妻俩聚少离多,一直没有孩子。陈红军最后一次休假是2020年春节,只有短短17天。

回忆起匆匆相聚的日子,肖嵌文说:"每天早上我还在睡觉的时候,他会提前去超市买好菜,然后我再给他做一日三餐。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相聚留下了爱情的结晶;令人痛心的是,孩子还没出生便永远失去了父亲。

肖嵌文清楚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和陈红军联系是2020年6月5日,那时怀孕已有5个多月,"他特别喜欢丫头"。肖嵌文曾开玩笑问陈红军:"如果是个男孩,你还不爱了吗?"

"爱呢,爱呢,爱呢!"电话那头,传来陈红军忙不迭的回答--这也成了肖嵌文对陈红军最后的记忆。

【党员干部跟我顶在最前面,义务兵往后靠】

边境一线,陈红军始终是官兵眼中的标杆。

"构筑工事,几十斤重的大石头,我们抱一块,他肯定也抱一块。"下士王钰说,"战士衣服脏了,营长身上也绝不会干净"。

在战斗最激烈时刻,上等兵杨旭东亲眼看到--面对外军人多势众、咄咄逼人的态势,陈红军一边冲锋一边大声喊:"党员干部跟我顶在最前面,义务兵往后靠……"

平时甘苦与共,战时生死与共。那场战斗中,团长顶在最前面阻挡外军,营长救团长、战士救营长、班长救战士……我官兵上下同欲、生死相依,是以少胜多的关键所在。

战斗结束清理战场时,王钰在陈红军等人牺牲现场看到,一名战士紧紧趴在营长身上,保持着护住营长的姿势。

这名战士是陈祥榕--陈红军平时关爱最多的"娃娃兵"之一。

阅读下一篇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献祭品:亵渎历史正义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罪行滔天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日本一些政要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是对历史正义的亵渎,也是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自身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