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两幼童坠亡:生父涉故意杀人被捕 曾现场痛哭(2)

2021-07-16 12:08     光明网

陈美霖到医院时,两个孩子正在ICU抢救,前夫张建双手抱头,等在门外。陈美霖冲上撕打质问,张建坐着不动,只说:"你把我打死好了。"陈美霖回忆,当两人冷静下来后,张建解释,事发时自己吃了感冒药正在睡觉,直到听到楼下有人喊,才注意到两个孩子不见了。

事发当晚,奇迹没有出现,陈美霖两岁半的女儿和一岁半的儿子均抢救无效死亡。

重庆两幼童坠亡:生父涉故意杀人被捕 曾现场痛哭

两个孩子坠落的地方

事发后的疑点重重

最初的痛苦过后,陈美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两个小孩怎么可能一起掉下去?"

陈美霖说,女儿雪雪身高不过90厘米,儿子才一岁半,身高更矮,他们很难爬到窗户旁的飘窗上,而且以前也没有过类似行为。同时,陈美霖透露,前夫家卧室的窗户并不容易打开,即使成人都要费些力气,更别说是两个孩子。

前夫张建的说法也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事发后赶往医院的朋友告诉陈美霖,张建称事发时自己正在客厅吃饭,两个小孩在卧室玩。但张建却告诉陈美霖,事发时自己"正在睡觉"。

陈美霖心里还藏着很多疑惑,诸如"那天是周一,为什么前夫没去上班?"、"为什么主要负责照顾孩子的奶奶,当时没在家里?"陈美霖一直不相信孩子是自己掉下去的,"但也不敢去想其他的可能性。"

陈美霖和母亲一直都认为,张建不是个负责任的父亲。女儿出生后一直住在外婆家,张建偶尔才来看一次,但过来后大多直奔卧室,从不会主动抱抱女儿,"就感觉不是他的娃儿"。离婚后,照顾儿子的任务他也丢给了自己的母亲,他只会偶尔逗一逗儿子,连尿布也不会换。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