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红利期 支付服务商“钱”途迷茫(3)

2021-07-08 10:41     北京商报

而另一家新三板上市的聚合支付则是通过裁员节约了成本费用,并进一步促成了盈利。根据北京银商融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商股份")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银商股份营业收入为743.4万元,同比减少9.45%,而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逆势增长,由上年同期亏损2415.87万元变为盈利58.9万元。

对于产生这一盈利的原因,银商股份仅在财报中表示系成本费用的节约所致,"裁员"成为主因。根据银商股份财报,为了缩减开支,公司2020年进行了一批裁员,员工数量由31人缩减至18人。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对比发现,除了营业成本变化外,银商股份2020年营收变动还与资产减值损失、投资收益的大幅变化密切相关。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银商股份高度依赖公司主要客户,2020年银商股份前三大客户年终销售额占总销售额比重为97.46%。对于这一情况,银商股份也在财报中进行了风险提示,并表示将积极拓展新客户来防止大客户依赖带来的风险。

对于支付机构服务商这一生存现况,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不论是支付服务商退市还是营收情况不佳,均是一种普遍情况,主要在于支付服务商这一领域没有特别的行业门槛,竞争也更为激烈,而当前极速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一旦"热钱"退出,就面临更残酷的行业竞争。

新增长点在哪

针对好财气退市相关事宜以及后续业务规划、提振股价举措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好财气、现在股份以及银商股份等进行了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支付服务商业绩出现分化,背后是支付行业格局出现分化的一个缩影。疫情以来支付行业加速洗牌进程,巨头竞逐的赛场格局进一步明确,此外,也出现一些支付牌照陆续被注销的情形。"一方面,支付服务商在原本擅长的领域出现业绩增长趋缓的情形;另一方面,部分支付服务商试图拓展新的盈利增长点,但尚未形成气候。"

"支付服务商的利润也在向头部平台集中,早在2018年,就有几家聚合支付机构脱颖而出,"王蓬博表示,头部机构不仅商户覆盖更广、数量更多,也能在上游拿到更好的补贴和费率政策。

王蓬博认为,这样也意味着中小服务商生存压力更大,层层分包体系下利润越来越低。同时合规性要求也越来越高,尤其是现在收单机构都在改变分润方式,对服务商有较大影响。

正如苏筱芮所言,不少支付服务商也在年报中透露了开拓市场、调整经营战略的业务布局。对于支付服务商后续如何发展,王蓬博建议,中小支付服务商更应在夯实合规基础上,打造自有品牌,踏踏实实发展实体商户。

苏筱芮强调,支付服务商应当审时度势,对于前景不明朗、成本经济效益较低的业务做出取舍。同时,应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合理规划战略发展路线,适时制定转型方案。

北京商报记者岳品瑜廖蒙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