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平:拜登接下来会做2件大事 将跟中国真正过招

2021-06-21 03:58     直新闻

直新闻:

对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认为拜登与普京的会面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甚至批评拜登在美俄峰会期间向普京示弱一事,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

在我看来,在美国国内的政治人物中,最没有资格批评拜登对俄政策软弱与无效的,就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了。我们知道,特朗普一直到任期结束,都没有能够洗脱掉“通俄门”的嫌疑。不仅如此,特朗普还是美国历任总统中力推联俄制华战略最为积极的总统。然而,最终特朗普在联俄制华战略上却一事无成,甚至是连拜登还不如,毕竟拜登第一次跟普京见面,就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并且取得了美俄两国致力于减少武装冲突与防止爆发核战争的所谓共识。而特朗普任内的联俄制华战略之所以竹篮打水一场空,根本原因又在于受到了美国国内反俄势力尤其是民主党的掣肘。

刘和平:针对中国 拜登接下来会做这两件大事

相反,由于拜登跟俄罗斯不仅存在着国仇,也就是所谓的俄罗斯对美国实施网络攻击,而且存在着私恨,也就是拜登一直怀疑在不久前的大选中,俄罗斯继续“帮助”特朗普,所以拜登在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并不亲俄,他甚至把俄罗斯列为了美国的敌人,把中国仅仅列为了美国的竞争对手。后来拜登只是因为国内外的形势所迫,才不得不重新祭起了特朗普的联俄制华战略。然而,吊诡的是,批评拜登对普京过于软弱不够强硬的,又变成了特朗普与共和党。

这种现象带给我们的启示就是,第一,拜登联俄抗华的最大阻力,其实并不是来自于俄罗斯的意愿,也不是来自于欧洲盟友的反对,而是来自于美国国内的反俄势力与反俄传统思维,这股势力与这股思维将会使得拜登在改善美俄关系上难以有所作为。第二,在大多数美国人的心目中,起初仅仅是反俄罗斯的并不是反华的,甚至是把中国当成发展机遇的,中美关系并不必然会变坏,更不应该走到今天这种境地。

阅读下一篇

事关中国,拜登正在拼出老命想要干一件事!胡锡进:拜登老糊涂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世界百年变局背景下,中俄成为动荡不安的国际形势中的重要稳定力量。过去一年里,中俄关系经受了世纪疫情洗礼和百年变局考验,双方守望相助,共抗疫情,推动各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