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洹:为什么西方人眼中,共产主义中国犹如“洪水猛兽”?

2021-06-07 07:30     观察者网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2002年您去法国交流学习,当时身边法国朋友对中国是什么印象?双方在沟通过程中,最大的误解是什么?对彼此存在哪些认识差异?

李洹:2002年刚到法国的时候,法语也才学了不到半年,磕磕巴巴的,仅仅能用简单的语言和人交流,就已经感觉到周围人提出的问题让我很懵。比如,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生活环境很严酷吧?是不是满街都是警察在监视你们的行为?你们怎么能“侵略西藏”,“屠杀藏人”?台湾是个“独立国家”,你们中国为什么总是欺负他们?

我感觉到我们认知的中国是不同的。我认知的中国是五颜六色的,而他们认知的中国是灰色的,甚至是黑色的。而这种高高在上的说教的傲慢,基于片面认知带来的深深的偏见。

我那时候只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其实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西藏问题,了解所谓的人权问题,包括对台湾的历史遗留问题在内了解的都不是很透彻。周围人让我摸不着头脑问题,使我产生了把这些事讲明白的冲动,于是花了大量时间去研究,查阅各种中文资料、英文资料、法文资料,电视上有关中国和亚洲的新闻、纪录片、专题报道等等都会去看,一方面为了学习历史,另一方面为了挖掘他们对中国偏见的原因。然后再用蹩脚的法语跟他们说明和辩论。后来不但历史和政治知识增长不少,而且法语也进步很快,辩论技巧也有很大提升,算是意外收获吧。

观察者网:我看到您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陌生”“偏见”“抵触”,为什么西方人在提到“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时,如同提到了“洪水猛兽”,在他们眼中,中国为什么如此可怕?他们是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

李洹:共产主义是从欧洲起源的,但是对于资本主义国家而言,共产主义的实践都是可怕的,从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从古巴到中国,资产阶级是无法接受无产阶级革命的,对他们而言这是“恐怖”而“邪恶”的运动。他们会把共产主义实践中负面的或失败的部分无限放大甚至扭曲,然后给公众展示经过筛选的片面的共产主义,从而让公众抵触甚至害怕共产主义,从而达到资产阶级长期执政的目的。我认识的个别受过高等教育的法国人干脆就说“中共就是纳粹”,“共产主义就是野蛮和血腥”。

这种“反共”信息战从共产主义产生就有,二战后的冷战中达到了高潮,伴随中国崛起“反共”信息战又有了新的目标,即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离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挑拨中国的民族矛盾以期从内部搞乱中国。特别是近二十年,中国在经济发展与国家治理方面越来越高效,大有超过自认为完美的西方民主制国家,再加上新冠疫情的管控,让西方惧怕民众对中国产生好感,对西方的制度产生怀疑,所以变本加厉,从西藏、香港、台湾、新冠病毒源头、南海、新疆等议题一个接一个下手,颠倒黑白,以假乱真,混淆视听。

中国的人种不是白人,是非基督教国家,哲学基础不是希腊哲学,政体也不是西方民主制,与此同时,我们的体量对欧洲人来说又是不可思议的。

阅读下一篇

这张照片,道破了“美台勾连”本质!

曾自诩为“抗疫模范生”的台湾民进党当局,最近因为岛内新冠疫情迅速蔓延而弄得灰头土脸、焦头烂额。在无数台湾民众的生活、生计甚至生命遭受空前威胁之际,岛内各界希望从大陆引进疫苗的呼声越来越高,大陆方面也多次表达向台湾同胞提供疫苗的诚意,但民进党当局却以各种借口,阻挠台湾民众接种大陆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