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继母虐童案一审即将宣判,受害女童父亲:女儿虽无意识,也要亲眼见证(2)

2021-05-31 09:58     楚天都市报

此后,刘魁风带着朵朵辗转大同、北京治疗,于2020年11月23日出院回家。“现在,朵朵除了吃饭、睡觉等本能动作外,基本没有任何意识,基本就是个植物人。”刘魁风说,他一直送朵朵定期做康复治疗。

2021年2月9日,朔州市检察院以王某蓉犯虐待罪、故意伤害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4月15日,该案件在山西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刘魁风和“植物人状态”的朵朵参加了庭审,法院决定5月31日宣判判决结果。

刘魁风称,在2018年,他就因为王某蓉打孩子而离婚,后来重归于好,朵朵就交由王某蓉照顾。但他没意识到,王某蓉是个“两面人”。2019年起,王某蓉开始掩饰对朵朵的殴打,“当我从外地工作回来,她就会给朵朵夹菜,表现得她特别关心孩子。我在外地的时候,她还给我发视频,给孩子编辫子、洗头、买新衣服等等。”刘魁风说。

刘魁风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王某蓉的弟弟此前给他打电话,请求他出具谅解书。“但我们是不可能原谅她的,我希望她能够得到严惩重判。”刘魁风说。

刘魁风回忆道,朵朵出事昏迷以后,医药费到现在花了100多万元,主要是他刷信用卡、亲戚朋友借钱、政府和社会援助的。因为朵朵的情况,他可以向户籍地民政部门申请一定的经济援助,但王某蓉亲属一直把他的离婚证和一些工作证件扣住,以至于他至今无法申请该项救助,“那是孩子的救命钱啊,他们就不给我证件,现在我都没拿到。”

刘魁风表示,王某蓉在庭审中(远程视频受审)非常坦然,没有一点惭愧、忏悔的样子。朵朵一起参加了庭审,王某蓉和她亲属都没有关心过一句话。 “我都想上去踹她一脚。”

刘魁风称,王某蓉对朵朵昏迷的原因难以自圆其说。2020年5月14日,在外地的刘魁风接到王某蓉的电话,说朵朵在家喝水时,一不小心头栽到了茶几上,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可医生问她,孩子是怎么受伤的,她回答说是从车库顶上摔下来的。 王某蓉在庭审时则称,朵朵是从四五十厘米高的炕上摔下后昏迷。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