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继母虐童案一审即将宣判,受害女童父亲回应(3)

2021-05-31 06:14     极目新闻

庭审中,给朵朵做伤情鉴定的鉴定人表示,朵朵的脑损伤程度属于多次、不同时间段的钝性外力所致,且基本排除从炕上摔下后导致脑损伤的情形。

刘魁风称,王某蓉如此狡辩,他更不可能出具谅解书。

山西继母虐童案一审即将宣判,受害女童父亲回应

"一审宣判很可能不是最终结果"

谈到5月31日宣判结果,刘魁风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说只要一看见女儿躺在床上的样子,心里就恨,"不能原谅她,也不能原谅自己,希望能严惩她。"

5月30日,刘魁风开车将朵朵从北京带到朔州参加宣判,"第一,想让她(朵朵)亲眼看见伤害她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她没有意识,但还是想让她自己亲眼见证这个时刻;第二,让王某蓉和她亲属看看孩子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刘魁风说。

起诉书显示,刘先生向法院提出了附带民事起诉,索赔医疗费、护理费、后期治疗及康复费用等共计289.86万元人民币。

对于宣判结果,刘魁风说即使民事赔偿一分钱不给,"只要王某蓉被重判,我就心满意足了"。民事赔偿主要是为了偿还为朵朵治病的数十万欠债,剩余的一部分也需要拿来为朵朵做后续的康复治疗。

刘魁风坦言,这次一审宣判很可能不是最终结果。"如果我觉得判轻了或是赔偿太少了,我肯定要上诉。如果王某蓉觉得判重了,她肯定也要上诉。"他说。

"相信奇迹会出现"

目前,刘魁风在北京一家保安公司工作。他母亲因为自身有高血压和轻微半身不遂,不能做饭,刘魁风只好再请了一个护工照顾朵朵。现在朵朵一天需要喂五顿流食。

等待宣判这段时间,刘魁风搬了一次家,从北京二环内的公司地下室宿舍搬到郊区的楼房内。因为朵朵长期卧床,地下室夏天十分潮湿,容易生疮,不利于孩子的康复。

搬到郊区之后,上班坐公交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刘魁风早上五六点出门,晚上八九点才能到家,没有太多时间陪朵朵。刘魁风说,现在看见电视剧中温馨的场景都会偷偷落泪,他只能握着朵朵的手,说说以前的事,讲讲自己的生活。

刘魁风说,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件,他现在的生活肯定要幸福得多。他可以换个好点的车,可以一家人开心地生活。

据专家诊断,朵朵要醒过来很难,刘魁风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女儿,"相信奇迹会出现。"

记者谢茂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