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病愈者回家遭邻居戒备疏远:快走 病毒来了(2)

2021-05-11 09:39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6月,黄梅天,气压低。夏天和爱人在家里实在被压得喘不过气,两人决定去神农架自驾游。“我们当时备足了干粮,每天就下车吃一顿热饭,还得选消毒严格的餐馆。”夏天觉得当时这么小心,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景区其他人安全。每到一个餐厅,夫妻俩总是蜷在角落快速吃完。现在夏天研究了自己的安全社交方式:和别人聊天她都会戴着口罩,如果对方也戴着口罩,她就靠近一点;如果对方没戴口罩,她就会刻意离得远远的。除了买菜,夏天白天从不出门,只有到了晚上六七点钟才会和丈夫在小区外围人少的地方散几圈步。

从夏天出院的第一天起,亲戚就在微信群里纷纷宣告:2020年一家人就不见面了,安全为上。直到今年春节,夏天的亲姐姐喊夫妻俩吃团年饭,这才见上了一面。朋友之间也变得若即若离。以前姐妹们喊她来聚餐,会说:“不来不行的,你必须来!”现在朋友邀请她,却客气而拘谨:“你有没有时间呀,来我这里吃个饭?”朋友的问候也不少,还有约夏天“有时间一起出去玩”的。但是转头夏天就在朋友圈里看到这几位朋友瞒着她偷偷去郊游的照片。唯一赴约的饭局是一位朋友的搬家酒席。那位朋友极力鼓励她,还告诉她另一位得过新冠肺炎的朋友也去了。夏天想着或许这位朋友是真的不在乎,就爽快答应了。但大家在一起吃饭时,同桌的人显然有些不自在了,大家吃得都很拘束。

“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把酒言欢了,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夏天在朋友圈里彻底隐身了。除了社交,夏天的事业也停滞了。她原本是一个顺风顺水的个体服装店主,现在不少客户都知道她曾经被感染,开店有了诸多不便。这份事业曾是她支撑下去的拐杖。夏天不想闲着,去一家服装店应聘店员,却发现老板是熟人,彼此顾虑颇多。对方没有当即同意录取她,但事后还是打来电话请她去上班。夏天还是以“工作时间不对头”为由回绝了。“宁愿往后退缩,也不要往前进”,她以前的性格好斗,和现在的处世哲学完全相反。2021年春节前后,夏天第一次拒绝了采访邀请,某电视台想请她在镜头前说一些类似“感谢方舱工作人员,欢迎大家来武汉”的话,她却觉得有些难说出口,“我很感谢医护人员,我也给他们送过锦旗,但是我现在没有那样的情绪。”她想面对真实的自己,不想因为接受过帮助而成为“工具人”。

现在已经年过50岁的夏天滋生了一个大胆念头:她想离开武汉去广州或者其他服装批发行业发达的地方。“那些城市节奏比较快,大家可能不会有太多时间议论别人的事情。”在这以前,从小生长在武汉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想要离开的一天。”

阅读下一篇

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

原标题: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向北迁移,经普洱市、红河州、玉溪市等地,昨晚(6月2日)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