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病愈者回家遭邻居戒备疏远:快走 病毒来了

2021-05-11 09:39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今年3月底,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足500米的一家餐厅里,武汉人姜俊楠害怕眼前的陶瓷碗筷不干净。他找服务员拿来了一摞塑料碗,分发给一桌人。

“疫情不可避免让人改变了很多,我也在心理脱敏的路上。”这位做了一次心理咨询的物业经理说。在那个瞬间,无形的不安就化身为一只只塑料碗。

一场疫情究竟给这座城市的人带来了何种印记?或好或坏,又如何消解?武汉解封一年多后市民的心理重建还在继续这是他们的下半场抗疫故事

疫情过后,姜俊楠一直坚持在餐厅用一次性碗筷吃饭。蒋迪雯摄

病愈后“隐身”:

“一出门总感觉有几双眼睛盯着我”

每天10点多钟,夏天(化名)会顶着刺眼的阳光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菜,这个时候出门超市人少。54岁的夏天现在的生活主题似乎成了避高峰。她说:“一出门总感觉有几双眼睛盯着我。”去年,夏天和丈夫都感染了新冠肺炎。夏天发病早,丈夫病症重。刚回家时夫妻俩关系有点僵,丈夫埋怨夏天,觉得是她去了服装批发市场,传染了他。性格强硬的夏天咽不下这种话,回敬道:“是谁传染谁还不一定呢,可能只是你身体好,发作比我晚……”龃龉一直在,只不过现在争论的次数少了。最初居家的那段日子里,夏天依赖方舱医院的病友群,刚开始大家都抱怨周围环境不友好:每个月一次的例行体检、拿快递时遭遇的戒备眼神……后来群里大家讨论的频率越来越少了,很多人退群了。其实起初社区里没人知道她和丈夫曾经被感染。但因为她在方舱医院是活跃的志愿者,不少媒体找上门来。起先她挺热心,只是要求“影像资料不要出正脸或者做一些处理”,但播出时,她的脸还是毫无遮挡。小区渐渐有人发现了夏天夫妇是病愈患者。她发现电梯外有人看到她,就把已经跨进电梯的一只脚收回去了,还有人和她同坐一部电梯时,会把身体背过去。一位邻居只有五六岁的儿子见到夏天,赶紧拉着妈妈的衣角躲开,说:“妈妈快走,病毒来了。”

阅读下一篇

河北5名女生溺亡池塘内又捞出一具男尸 两手腕有伤

极目新闻记者 刘琴 河北献县报道河北献县韩村镇5名小学女生,5月22日在当地韩村村一处池塘不幸溺亡(极目新闻此前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