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杀人放火金腰带,偷税漏税无尸骸”——环球名人的涉税犯罪史-腓特烈的大话堂

2021-05-03 09:3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腓特烈】

近来,一个新的"量词"的"横空出世",让为五一补班而疲惫不堪的公众们打了个激灵--"一爽"。

作为一个用于形容金钱的单位,"一爽"总计1.6亿人民币(根据本文撰写当日汇率,合2041万欧元)的"总价值"相对于足球迷们耳熟能详的"一托"[1]、"一罗"[2]、"一猴"[3]来看不算"显眼",但考虑到该货币单位的产出只需要77天,这就不得不让"一托"、"一罗"和"一猴"都自惭形秽,大概只有让皇家马德里球迷痛心疾首的"一扎"[4]可以与之"媲美"了。

1.6亿,这个"月入过万"的白领不吃不喝,需要从唐睿宗垂拱三年(687年),也就是武则天登基前三年,赚到2021年,方才能攒够的数字,也再次吸引了公众的目光--如此巨额的一笔资金,其支付与收受是否合法,当事人是否涉及税务违法问题,以及这样相同相似的情况,究竟在中国特别是中国娱乐圈到底有多普遍……等等等等。而紧接着"一爽"事件,是诸多明星注销解散了其控股的公司。

实际上,所谓的"名人涉税犯罪",并非中国的独例,即使是"只有纳税和死亡才是永恒的"的美国及欧洲,历史上也发生过诸多名人涉税犯罪。

而也正是通过无数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只有纳税和死亡才是永恒的",才不再只是富兰克林信件中的一句"偶尔之言",而成了全行业乃至全国严格遵守的"铁律"。

一、"沙利文案"与"艾尔·卡彭案"

"以演艺人员为代表的明星"--"维持奢侈的生活"--"逃税漏税",当谈到涉税犯罪时,前述三个概念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出现在一般人的脑海里。

没错,在现代社会,逃税漏税等涉税犯罪的确是维护奢侈生活的重要"手段",而收入无论是畸高程度还是不透明程度都远高于其他行业(甚至没有之一)的演艺明星被和"奢侈的生活"相挂钩,似乎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历史早期因为奢侈生活而和涉税犯罪挂上钩的,可不是好莱坞的明星们,而是他们彼时的"老板"、好莱坞诸多电影公司的大股东,黑帮分子。

20世纪20年代,彼时的美国几乎成了黑帮分子的天堂,黑帮分子乘着豪华轿车,品着香槟,手持改造过的"汤普森"冲锋枪在大街上肆意"挥洒汗水和激情"时,司法机关几乎对他们束手无策。

慑于黑帮分子的威胁,绝大多数"离黑帮分子的子弹太近,离司法机关的保护太远"的普通人不敢出面作证,而彼时的美国司法机关既缺乏监控设备、监控技术,也缺少必要的人力,而不少地方执法人员更存在贪污腐化的问题,甚至把收受黑帮分子的贿赂当作正常收入,以至于无数黑帮分子在大摇大摆犯罪后仍然可以逍遥法外并继续寻欢作乐。

讽刺20世纪20年代"禁酒令"期间美国政界腐败的漫画

面对愈演愈烈的黑帮犯罪,时任联邦助理检察总长、日后有着"法律夫人"美誉的玛贝尔·沃克·威勒布兰特提出了一个新观点。

她指出,黑帮分子们的生活是如此奢侈,但他们没人主动提供过税务表格并报税纳税,那么其必然存在着逃税等情况,因此在常规的司法打击手段已经失效的情况下,不妨试试以起诉涉税犯罪来打击黑帮。

威勒布兰特的观点,得到了联邦司法部甚至是柯立芝总统的大力支持。于是,威勒布兰特在针对一名南卡罗莱纳州的酒类走私犯、黑帮分子曼利·沙利文的起诉中"小试牛刀",起诉其未针对1921年从汽车中介和"饮料销售"中获得的一笔一万美元的收入纳税。

在南卡罗来纳州地方法院,沙利文被定罪,但1926年,地方法院的判决被联邦第四巡回法院推翻,理由是对要求沙利文就其"非法收入"提供税单将构成"自证其罪",因此对沙利文的定罪违反了宪法第五修正案有关"司法程序正义"特别是"被公诉人不能被要求自证其罪"[5]的要求。

案件最终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尔姆斯在最终判决中一锤定音。他指出,酒类走私贩应当就其收入纳税,此外,第五修正案并不保护那些拒绝根据《所得税法》依法纳税的当事人免遭根据税务相关法案的起诉。[6]这就是震惊全美的"美国诉沙利文案" [7]。

"美国诉沙利文案"的两位关键人物,联邦助理检察总长玛贝尔·威勒布兰特和大法官小奥利弗·霍尔姆斯(图/维基百科)

显然,威勒布兰特提出"用涉税犯罪起诉打击帮派分子"这一"金点子",绝对不会是为了沙利文这个"小虾米"。沙利文案后,联邦司法部迅速开始了新的以涉税犯罪起诉打击帮派分子的活动,而这次,他们的"猎物",是"恶名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艾尔·卡彭。

大概整个人类历史上,也不会有比艾尔·卡彭更著名的黑手党了。彼时,依靠着"犯我者、我犯者无所不杀"的狠毒手段,以及与纽约市市长哈尔·汤普森以及各大城市警察局诸多高官的"良好关系",卡彭在策划乃至亲自参与了无数次街头火并甚至是公开的谋杀后,仍然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在纽约和他的"妓女团""酒池肉林"。

20世纪20年代,艾尔·卡彭和时任芝加哥市警察局局长约翰·斯特吉在一起。卡彭和斯特吉的关系是一个历史谜团,不少人以上两张照片中得出结论,称斯特吉是卡彭的盟友,但也有人指出,卡彭对斯特吉的态度是嘲笑和蔑视,相反,没有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斯特吉是卡彭的"保护伞"。

然而,嚣张至此的艾尔·卡彭恐怕怎么都没想到,最终扳倒他的"司法铁拳",竟然来自于逃税。

受到"美国诉沙利文案"鼓舞,司法部和国税局派出了经济犯罪专家、日后曾任联邦特勤局局长的弗兰克·威尔森调查卡彭案,并一举对卡彭提出了超过五千项[8]犯罪指控!最终,逍遥一世的卡彭因逃税215000美元被判入狱十一年(并最终死于梅毒)。

有趣的是,卡彭及其律师在庭审中,对自己到底哪些年份逃了税,哪些年份没有逃税向法庭争执不休,以至于庭审法官詹姆斯·威尔克森向卡彭留下了那句经典的历史名言:

"现在该有人告诉被告了,与联邦法院讨价还价是完全不可能的。"[9]

两位将艾尔·卡彭定罪的关键人物,弗兰克·威尔森和詹姆斯·威尔克森(资料图/维基百科)

实际上,也正是因为不可一世的卡彭和他的犯罪帝国竟然因为逃税而轰然倒塌,美国国父本杰明·富兰克林那句大意为"只有死亡和纳税是永恒的"的名言才再次流传开来(原话为"but in this world nothing can be said to be certain, except death and taxes.")。

不过,虽然有艾尔·卡彭这么个"经典反例"在前,意大利裔黑帮似乎仍然像是没有吃够涉税犯罪"铁拳"的样子,甘比诺家族的"掌门"约翰·戈蒂就和"老前辈"一样,因为逃税而遭到起诉。

不过,和卡彭不一样的是,戈蒂案发时已经是20世纪80年代,他可没有卡彭那么"幸运",逃税只不过是戈蒂诸多被起诉罪名中的一项,"数罪并罚"的戈蒂最终被判无期徒刑并死在狱中。

点击查看大图

约翰·戈蒂(资料图/维基百科)

二、入狱、社区服务、高额罚款……环球名人的涉税犯罪与违法事件簿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诸多电影公司、经纪公司等也都明里暗里或多或少和黑帮有来往,无论黑帮分子的身份是老板还是朋友。而看到犯罪帝国的皇帝艾尔·卡彭都因为涉税犯罪而锒铛入狱,好莱坞的艺人们又怎么能不因为纳税问题而战战兢兢。

所以,自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不同于中国同行,老牌的好莱坞明星,特别是那些曝光在镁光灯下的著名明星,虽然经常会和谋杀、强奸、暴力犯罪、虐待等恶性犯罪扯上关系,但绝大多数人在税务上,基本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然而,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大概是因为"艾尔·卡彭"案的威慑力逐渐消失,好莱坞以及整个欧美娱乐圈,似乎对税务问题也不再向以往那么重视,涉税犯罪和违法情况亦重新开始"回暖"。

好莱坞历史上最著名的涉税犯罪者,大概莫过于"刀锋战士"韦斯利·斯奈普斯。

2008年,这位彼时地位并不比丹泽尔·华盛顿或威尔·史密斯低的黑人影星,被控在1999年至2004年的事业黄金期,就彼时总计超过3700万美元的收入,未向税务部门提交税表及纳税。斯奈普斯最终锒铛入狱,以往显赫的身份自此也不复存在。[10]

"刀锋战士"出狱照(资料图/AP)

另一位因为税务问题入狱的好莱坞名人,则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好莱坞老牌影星索菲亚·罗兰。

1982年,在美国一直老老实实纳税的索菲亚·罗兰,却在母国意大利被控欠税,索菲亚·罗兰因此不得不服刑17天。不过和"刀锋战士"不同,对于这次不快的经历,索菲亚·罗兰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并一直把官司打到了31年后。2013年,意大利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还给了罗兰清白,彼时(1974年)她的纳税没有问题。[11]

中国有"秋菊打官司",意大利有"罗兰打官司"

除此以外,还有两位大牌歌手也因为税务问题惹上麻烦。

"布鲁斯摇滚之王"查克·贝利曾因为被控在20世纪60年代逃税11万美元而被判4个月的监禁以及1000小时社区服务;乡村音乐教父威利·威尔森同样曾在九十年代被控未对一笔高达1670万美元的收入纳税。

不过,威利·威尔森的律师的水平显然比查克·贝利的律师的水平高明一些,其最终和联邦政府打成了"掏钱免灾"的辩护交易,为了支付高额的欠税及罚款,威利·威尔森不得不加油赶工,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创作了新专辑--这张新专辑被定名为"国税局"--售卖,这才交清了罚款。

威利·威尔森的专辑"国税局:谁将购买我的记忆"就是为了偿还欠税和罚款创作的(资料图/discogs.com)

而近年来已经沦为"烂片之王",是个电影就敢接的尼古拉斯·凯奇,之所以如此"努力",也不是因为想要"恰烂钱",而是为了偿还欠税导致的罚款。

自2009年开始,尼古拉斯·凯奇接连因为欠税问题遭到调查,虽然他没有被判处入狱或社区服务,但税务部门仍然对其处以了超过千万美元的高额罚款。[12]为了继续保有"守法公民"的身份且不遭受进一步的处罚,哪怕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尼古拉斯·凯奇也不得不当这个"烂片之王"了。

"凯奇,纳税!"(资料图/TMZ)

凯奇并不是唯一因为欠税问题被处以巨额罚款的"意大利人",已故的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在税务问题上也曾犯下过如出一辙的错误,最终,帕瓦罗蒂和意大利当局达成一致,补缴了一笔超过1250万美元的欠款。[13]

除了好莱坞的明星们外,一些长期为明星们提供服务--无论这些服务是合法的还是违法的--的名人们也曾因为涉税犯罪或违法"身陷囹圄"。

曾经因为辱华事件而遭到国人抵制的"杜嘉班纳"的两位设计师,多米尼克·杜嘉和斯蒂法诺·班纳,就曾因为涉嫌逃税,遭到一笔超过4.41亿美元的罚款[14],最终,在花费了可能比罚款少不了多少的律师费后,杜嘉班纳勉强逃过了"一劫"。

而著名的"好莱坞老鸨",曾经长期为好莱坞名人们提供组织卖淫服务的海蒂·弗莱斯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她仅仅因为涉税犯罪就被判处了超过3年的监禁。[15]

至于"家政女王"玛莎·斯图尔特,其虽然没有因为涉税犯罪坐牢,但在因为内幕交易坐牢后,其仍然向当局支付了一笔22万美元、形同罚款的财产税。[16]

三、中国涉税犯罪的法律后果简析--从中国"娱乐圈"已有案例谈起

显然,欧美国家的名人们,已经因为涉税犯罪或违法挨了足够多的"铁拳",但他们的中国同行们,似乎并没有清楚地了解,"欠税",或者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原规定,"逃税罪",究竟可以带来多么严重的惩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逃税罪规定:

"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扣缴义务人采取前款所列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较大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对多次实施前两款行为,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数额计算。

有第一款行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的除外。"

我国和欧美国家一样,对逃税罪采取了"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如果逃税者无"前科",在补缴欠税、滞纳金并接受行政处罚后,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的明星和关注他们的民众们,本不应缺乏有关涉税犯罪的记忆。

毕竟,笔者至今为止,都记得儿时,当从电影到电视,从广告到日立,从妈妈的镜子到爸爸的打火机,从爷爷的收音机到奶奶天天看的《中国电视报》……彼时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刘晓庆和毛阿敏,因为涉嫌偷税(彼时"逃税"还叫"偷税")或被公安机关羁押,或因事件风波避居海外"蛰伏"时,大街小巷人民群众得知此消息后的交头接耳。

但近年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某位"国际知名女星"就全国皆知的涉税事件"补税N个亿"后,未遭到任何刑罚的事实,让不少娱乐圈人士产生了"税能不交就不交,没被发现我赚了,被发现了我补上就行,反正我不会遭受刑罚"的错觉。对此,笔者给出以下先例,供有该想法的娱乐圈人士们参考。

范冰冰4月30日发微博,被指似有所指(图截自其新浪微博

在(2018)琼0108刑初267号《王栋逃税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中,被告人未依法报税的总收入约为800万元("其中利用4张发票于2003年2月取得版权转让费300万元,未申报交纳营业税金及教育费附加""取得中央电视台版权转让收入500万元,未按规定履行申报纳税义务。")。虽然被告人无"前科",已经自愿认罪,全额补缴了税款及滞纳金,但最终其仍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月,缓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

因此,如果好莱坞明星们的某些中国同行就此认为,"没有涉税犯罪或违法的前科,只要补缴,就不会有刑事责任",恐怕还是太过"想当然"了。

四、结语

截至本文发稿之时,上海市税务部门和北京市广电部门均以发函,将对明星"阴阳合同"以及可能的税务问题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查。

笔者并非刑法专家,但仍然可以预见,在不久的未来,某些在税务问题上"自行其是",不把法律法规放在眼里的中国名人们,将会像他们的欧美同行们一样,吞尽苦果。

对此,笔者不妨提前向即将或想要踏入娱乐圈,成为"名人",却对税务和合规问题嗤之以鼻的"跃跃欲试者",送上伯尔曼那句法学学生们铭记于心的名言--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

参考资料:

[1]西班牙球星费尔南多·托雷斯自利物浦转会切尔西时的转会费,合5000万欧元。

[2]葡萄牙球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自皇家马德里转会至尤文图斯时的转会费,合1亿欧元。

[3]英国球星加雷斯·贝尔自托特纳姆热刺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的转会费,合1亿欧元。

[4]比利时球星埃登·阿扎尔自切尔西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的转会费,合1.15亿欧元。从转会皇马至今(2021年4月30日)两个赛季,阿扎尔一共在西甲联赛、欧冠联赛、西班牙国王杯、西班牙超级杯中出场38场,打入4球,见"转会市场"网站,埃登·阿扎尔数据页面:https://www.transfermarkt.com/eden-hazard/leistungsdaten/spieler/50202/plus/0?saison=2020

[5]15 F.2d 809 (1926) SULLIVAN v. UNITED STATES. No. 2507.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 Fourth Circuit. October 19, 1926.

[6]U.S. Supreme Court United States v. Sullivan, 274 U.S. 259 (1927) United States v. Sullivan No. 851.

Decided May 16, 1927

[7]请勿将此案件与另一起著名的"沙利文案",即"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376 U.S. 254 (1964))"混淆。

[8]Dennis Hoffman. Scarface Al and the Crime Crusaders: Chicago's Private War Against Capone.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2010). pp. 159-164.

[9]Douglas O. Linder. Al Capone Trial (1931): An Account, https://famous-trials.com/alcapone/1474-home.

[10]Simon Hattenstone. Wesley Snipes on art, excellence and life after prison: 'I hope I came out a better person',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20/nov/02/wesley-snipes-on-art-excellence-and-life-after-prison-i-hope-i-came-out-a-better-person.

[11]Robert W. Wood. Sophia Loren Jailed In 1974 Tax Evasion, Finally Wins Case, https://www.forbes.com/sites/robertwood/2013/10/24/sophia-loren-jailed-in-1974-tax-evasion-finally-wins-case/?sh=298d3d0c69e7.

[12]TMZ. NIC CAGE Six Million More Tax Problems,https://www.tmz.com/2010/01/16/nic-cage-tax-irs-lien-bankrupt/.

[13]MTV News. PAVAROTTI AGREES TO $12.5 MILLION SETTLEMENT OF TAX EVASION CASE, http://www.mtv.com/news/1122532/pavarotti-agrees-to-125-million-settlement-of-tax-evasion-case/.

[14]Reuters. Dolce and Gabbana fined $441 million for tax evasion,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dolcegabbana-tax-fine-idUSBRE9310RW20130402.

[15]Jeff WONG. Heidi Fleiss sentenced to 37 months in prison in tax case,https://apnews.com/article/fbc3fcc7e5b26861b556e0d4955a562f.

[16]FCG. Even Martha Stewart Couldn't Craft A Way Out of Paying Taxes,https://www.financialclaritygroup.com/278/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阅读下一篇

丹麦首相:“监听门”没有影响我们与盟友的关系

(观察者网讯)自丹麦当局30日被曝出协助美国窃听盟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表示不可接受,丹麦与邻国关系趋于紧张。不过,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2日却对媒体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