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房子被迫卖掉!杭州小伙大学毕业后去了趟国外,老婆没了,人生毁了!

2021-04-17 03:28     杭州日报

阿飞(化名)坐在桌前,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侃侃而谈。从谈吐上看,你能感觉到他待人接物很老成,但他走路轻微摇摆的样子,暴露出他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

刚从大学毕业一年,他成了网络电信诈骗案案犯,被拱墅警方刑事拘留,后依法取保候审。

工作没了,老家房子卖了,准丈母娘一眼都不要看他。去老挝一趟,用一辈子去悔恨、偿还。以下是阿飞自述。

一个月赚100万,买保时捷...

刚毕业经不住诱惑,去当“分析师”

2020年1月22日,腊月廿八晚,快过年了。杭州下了雪,我的航班落地在萧山机场。下机那一刻,我穿着短袖、短裤和拖鞋却一点感觉不到冷。我很开心,终于感觉到了自由的味道!我可以去哪里走走、吃点好吃的,随便,都好!

我想彻底忘记“富贵金三角”,忘记15个平方12人住的宿舍,泥巴一样的吃食,每天超16个小时的“工作”,还有那些肮脏的笑脸......到宾馆房间刚刚躺下,我很快被自己吓醒,万一有一天被抓,我年纪轻轻就是诈骗犯了。

我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加入“杀猪盘”电信诈骗团伙,把自己的人生走歪的?

我在杭州有六七年,从高中时就来了,那时候爸妈在上海干活,我自己住校。后来读了一个专科学校,房产中介、贷款什么的都干过。有些高中时候的同学,直接就进入社会工作了。

2019年7月,高中同学阿东(化名)找我玩,说起现在做股票很赚钱。什么股票配资、资金放大,我听得云里雾里,心里纳闷,阿东这个学历,也好玩股票的?

阿东问我有没有想法,说是在国外,有专门培训。他讲得迷迷糊糊,我就拒绝了。

到国庆时,阿东约我一起吃饭。饭桌上,他的朋友个个打扮体面,一直在聊谁一个月赚了几十万,谁赚了100万,谁回国买了辆保时捷,买了房子等等。

我刚从学校出来,没什么好工作,当然经不起这种灯红酒绿的诱惑的,就跟着去做股票,当“分析师”。

老挝的“工作”:

一层楼黑压压六七百人,全是“老师”

限制自由、学话术、学“养猪”

10月份,阿东帮我联络了一番,安排我买机票、办护照。先飞泰国清莱,经湄公河,辗转到达老挝。

上班的地方在一个产业园区,写字楼很高,同一楼层里,我乍一看有六七百个人,一眼都望不到头。氛围看起来跟平常公司倒是差不多。我开始觉得挺奇怪的,怎么有这么多人?旁边“老师”说,都是做股票的,在微信上工作就好了。

有“老师”给随我同批来入职的安排食宿,是在离得不远的另一幢楼,宿舍其实是十五六个平方,里面十一个人,住上下铺。吃的就在食堂,咖喱、粉条之类很多东西放在一起炖,我一直拉肚子。

安排好工位,“老师”给我们培训股票知识,教怎么把客户做起来。“教材”是A4纸印的,其实是教我们看股票走向,红涨绿跌,好让我们跟客户聊天之前,稍微懂点皮毛。“教材”我们不好拿走的,学完当场要收走。自己去背。

其实,我刚到那里第一个月,没有工作好做的。因为公司做客户都是一拨一拨来的,按照30天为一个周期,分为前5天、中间10天、后10天、最后5天,每个环节大致是引流、“养猪”、统一“杀猪”的工序,大家各自做好自己这环。我没办法从中间插进去,只好加入下一拨。我除了背“教材”,基本上睡了将近一个月。

为什么睡?我没法自由出入。可以说,大家都是工作、吃饭、睡觉三点一线,就在那一片范围里。自己的手机不允许用。出去要打报告,严格审批,有人擅自外出,刚到门岗那儿,老挝本地人就把你拦下了,因此经常引发打架。

平时到厕所去抽烟时,我听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边讲,一边笑,比如,这个客户弄了几十万,准备给他“杀”掉。

阅读下一篇

200万理赔额度保险仅获赔50多元:乳腺癌治疗不赔

原标题:200万理赔额度保险仅获赔50多元?客服称算错数,当事人难以接受4月16日据媒体报道,广州有市民反映,说自己亲戚在购买中国平安保险后患病,几经波折做完手术想要理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