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之:究竟谁在领导德国的抗疫?

2021-04-15 08:31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根据德国罗科所(Robert-Koch-Institut)周三(4月14日)公布的最新数字,一日内新增感染21683人(上周同日9677),死亡人数达342例(上周同日298);全国每10万人口七天的平均值为153.2(上周同日110.1)。

由于前一阵复活节期间检测减少,各卫生局上报会有延误,因此,本周三之后,数据才算基本恢复“正常的可信度”。

罗科所主席威勒(Lothar Wieler)表示,疫情“非常非常严峻”,患者的年龄正在进一步下降,重症室人满为患。可领导抗疫的联邦和各州政府眼下却还在为“谁执牛耳”这样的权力问题争论不休。

目前,德国正处于比较艰难的第三波疫情中。民众看不出政府的抗疫战略是什么,情绪因而越来越沮丧。

一年多来,德国的抗疫究竟走过了怎样一条路?本文试图就此做一个总结。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去年的疫情:1月底,新冠病毒首次登陆德国;3月,第一波冲击达到高潮;5月中旬,疫情在全国统一采取“停摆”措施后趋缓,并维持在一个可控水准上。

客观而言,与欧洲其他国家比,德国第一波的抗疫还是相当成功的。成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1)从开始觉得病毒离自己还很远到周边国家短期内出现恐怖疫情,德国人亲历了“轻视”和“惊恐”两个阶段。由于没有可以完全照搬的抗疫“样本”,安全意识超强的德国人采取“宁过勿怠”的抗疫措施——停摆,并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2)疫情强冲击之下,虽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内心嘀咕、不习惯戴口罩、甚至认为病毒并没那么可怕,但因为首次遇到这种情况,民众还难以想象病毒会如此“顽强”、紧缩措施会持续这么久,所以,他们开始时对政府的举措还比较“乐观”,也挺配合。

3)为避免立法机构(议会)商讨对策过于冗长,德国在抗疫中启动了所谓的“州长联席会议”(Ministerpräsidentenkonferenz-MPK)这个“非正式”机制。该机制原本用于各州共同面对联邦时协调各自立场,这次本意也是为了与联邦协商措施时最大程度地维护各州自身的利益,但是,由于各州面对如此规模的疫情并无经验可循,所以,它在第一波中与联邦总理府会商时更多是“配合”与“听从”,客观上避免了“扯皮”现象,提高了抗疫效益。

4月9日,德国《时代》周报还发表深度文章,详细介绍了州长联席会议(图片来源:报道截图

阅读下一篇

巴西4月新冠死亡人数创新高,博索纳罗仍拒绝防疫封锁

(观察者网 讯)据援引法新社报道,尽管4月还剩下一周时间,但截至当地时间24日,巴西本月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三月整月的水平。这让4月成为巴西新冠疫情流行以来,死亡人数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