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大厦发生袭击警员事件 警察一死一伤

2021-04-03 09: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当地时间4月2日,今年初遭受冲击的美国国会大厦附近,再起风波。犯罪嫌疑人驾车冲向国会大厦外围检查点的两名警察,随后持刀下车"扑向"警察,被开枪击中。3人送往医院后,嫌疑人和其中1名警察死亡,另1名警察仍在抢救中。

美国国会警察局称,目前这一事件"似乎与恐怖主义没有关系",但需要进一步调查。

美媒披露,嫌疑人在社交媒体自称是美国的宗教民族组织"伊斯兰国度"(NOI)领导者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的追随者。目前没有证据表明,2日的事件和1月6日冲击国会山事件有直接联系。

拜登当天表示,他对警员埃文斯的死亡感到心痛,他已下令白宫降半旗,向埃文斯致哀。

图源:央视新闻

据美联社4月2日报道,国会警察局代理警长尤加南达·皮特曼(Yogananda Pittman)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下午1时左右,嫌疑人开车闯入国会大厦的北侧入口路障,并撞倒两名警察。随后,他持刀下车并向现场的警察"猛扑"。警察在口头警告无效后开枪射中嫌疑人。

案发地点:国会大厦的北侧入口路障(红圈处) 截自美联社地图

皮特曼称,两名受伤警察和嫌疑人均被送往医院,其中一名警察和嫌疑人不治身亡。

国会警察局代理警长皮特曼宣布警员埃文斯死亡 美联社视频截图

事件发生后,国会警察立即封锁现场。另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现场报道,事件发生后,美国国民警卫队部署在国会山周边。有网民爆料"国民警卫队出动的速度非常快"。

国民警卫队部署在国会山周边 NBC记者推特截图

国会警察局当地时间下午2点40分在一份声明中说,威胁已被"消除",并在下午3点后不久,解除了对国会大厦的封锁。

图源:央视新闻

国会警察局代理警长尤加南达·皮特曼(Yogananda Pittman)表示,遇袭身亡的警察被确认为威廉·"比利"·埃文斯(William"billy"Evans)已在美国国会警察(USCP)工作了18年。

逝世警员威廉·"比利"·埃文斯 国会警察局推特截图

"我希望公众继续为国会警察和他们的家人祈祷,"皮特曼称,"1月6日事件发生后,今天又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件,这对于美国国会警察来说,是一个极其困难的时期。"

国会警察联盟主席格斯·帕帕塔纳西奥(Gus Papathanasiou)表示,埃文斯的死"是一场惨剧,我们的警员们正在经历非常艰难的一年。"

两名执法人员对美联社表示,初步调查时警方推断,嫌疑人将刀刺入一名警员的身体,但之后,警方并不能断定警员是否被刺--部分原因是,嫌疑人驾驶的车辆以较大的冲击力撞向两名警察。

案件发生后,有直升机降落在国会大厦前 (手机摄影,美联社发布

另据《纽约时报》4月2日报道,嫌疑人名为诺亚·格林(Noah Green),25岁,来自印第安纳州。他的脸书账号显示,他最近失去工作,在社交媒体上表达过消极情绪。他还在社交媒体上自称是美宗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度"(NOI)领导者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的追随者。NOI持续不断地鼓吹反犹主义。

4月2日当天,诺亚·格林的脸书主页已经变为非公开状态。

嫌疑人诺亚·格林被枪击后被抬上救护车 (视频截图)

格林曾在脸书上更新个人心理状态,在疫情期间更新更加频繁。

"老实说,过去几年太难了,过去几个月更是难上加难,"格林在一篇脸书帖子里写道,"我现在失业了,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苦难。"

他还在脸书上表达过"末世"和反基督思想。3月17日,他分享了向"伊斯兰国度"捐款的照片,以及组织领导者法拉堪演讲的视频。

《纽约时报》介绍,"伊斯兰国度"是倡导非裔美国人自给自足的黑人民族主义运动。

据美联社补充,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中有五人丧生,其中包括国会警察布莱恩·西尼克(Brian Sicknick)。从那之后,国会警察在国会大厦外围安装了较高的围墙,并在几个月来,一直限制国会大厦周边道路的通行。

但最近,警方已开始撤销一些紧急措施,最近刚拆除了阻止该地区附近车辆通行的围栏。

美联社称,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表明,4月2日的事件与1月6日国会山骚乱有直接关系。

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都公开表示对警员埃文斯英勇行为的赞赏,和对其逝世的哀悼。佩洛西已下令,将美国国会大厦降半旗以纪念埃文斯逝世,并保证国会将协助执法人员调查此次袭击。

美国总统拜登当天(2日)表示,他为警员埃文斯的死亡感到心痛。拜登称,自己不断收到有关这起事故的简报,并持续关注调查进展。拜登还表示,他已下令白宫降半旗向埃文斯致哀。

阅读下一篇

吴士存:美国在南海不依不饶跟中国叫板,有这么几个动机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图由 南海研究院新闻中心提供 ) 【采访/观察者网 白紫文】 观察者网: 3月3日您发表了文章《关于构建南海新安全秩序的思考》,我们注意到其中关于南海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