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就敢信——慈禧老佛爷赏太监庞公公一套宅子(2)

2021-08-27 16:52     360kuai

我想,这段会让每个人笑起来,因为奴才与主子间构造出一双抓挠的手,伸到了我们的腋窝处。当然,我们最该笑的离不开:一方真敢说,一方真敢信。你瞧庞公公,你就瞧吧,怎么也瞧不出在杀人不眨眼的洋鬼子面前,能迸发出横刀向颈的血性。庞公公是被净了身的人,虽说发达了后一直不惜重金淘弄着回天再造丸,但这东西向来是懵人的,就算庞公公每天拿来当饭吃,那被冷刃抹掉的那几件"天",也不会树芽一样重新发出来。庞公公老早就所剩无几的雄性荷尔蒙,连胡子都催生不了了,还指望能催生出别的什么气概?所以,庞公公在洋鬼子面前的壮举是口头上的,不是肢体上的。倘若是肢体上的,也就不会溜光水滑、珠圆玉润地向老佛爷回话了。那洋鬼子的铅弹可不吃素,号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都"成片成片地倒,那血流的呼呼的"(老佛爷语),怎么到你庞公公这儿就绕了道走?许是深受人文主义思想影响的洋鬼子们,不忍对残疾人施以火器,也不忍让挨过刀的人再挨一刀?可迄今为止,还没从哪部典籍里看到过披着文明外衣的洋鬼子,对大清朝的老幼病残孕有过优待。洋鬼子的口号是杀倒一切胆敢阻挡的人,也这么干了,可不管你年龄状况健康状况,更不管你身上缺不缺零件,哪怕是最具有标志性的东西。挡者,非死即伤。

那么,连胡子都不肯往外长的庞公公,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在老佛爷面前造假,可是欺君之罪,按律当斩。这就把问题追到老佛爷身上了。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老佛爷敢信这个基础托着,就是打死庞公公,他也不敢为贪恩宠、攫私利而信口雌黄。庞公公是拿透了老佛爷敢信的这个底儿,才敢这么说的。那么,老佛爷怎么就敢信呢?老佛爷的敢信,出于她的自信;老佛爷的自信,出于她手里最高的生杀予夺的权力。在大清朝,顶子再重的爷儿们也不敢拿瞎话糊弄她,况且一个阴柔有余、死了都叫不准到哪方报道的太监。你是只有一个脑袋,可你的家人族人加起来,多少个脑袋?虽说被去了势的男人都变态,也有厌弃家人族人的倾向,但他毕竟还是人,肠子肚子心肝肺还在,所以不会因为外长的东西被迫失落了,就情愿家人族人的脑袋,西瓜一样的满地滚。

阅读下一篇

曾国藩为戒色想了一个妙计,非常有效果,但能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

曾国藩为戒色想了一个妙计,非常有效果,但能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面有很多的军事家以及政治家,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其中有一个人,他不仅是政治家,不仅是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