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男子结婚遭父母咒骂:控制欲太强的家庭,会毁人

2021-03-31 09:58     搜狐网

杭州某小旅馆内。“她挑拨我老公!骂我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刘女士情绪十分激动,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她”是刘女士的儿媳妇小丽。但她没有承认过小丽是她儿媳妇。在她心中,小丽就是个恶人。拐走她儿子。破坏她和儿子的关系。还挑拨她夫妻俩的关系。这样的日子,让她苦不堪言。终于,她决定快刀斩乱麻。把儿子叫出来,面对面对峙。陪同她的,还有《杭州和事佬》2位工作人员。

刚到小旅馆。刘女士马上开启“机关枪式”咒骂。“这女的睡断床板。”“风水不好、长相不行。”“没素质、没教养。”原以为只是一场“婆媳矛盾”。可经过几个小时沟通后,工作人员的三观彻底被颠覆。他们发现,里面存在着中国式家庭最恐怖的问题。

刘女士家在杭州,有3套房。小豪是独生子,24岁,从小被富养。他大学毕业后,和小丽相识相知相爱。小丽23岁,来自广东。起初,两人在深圳工作。小豪觉得生活压力大,带小丽一起回杭州。刚回杭州,他们在外面租房住。小豪自嘲自己很“抠门”。连买床都挑最便宜的。还睡几天,床梁竟然断了。

外人听起来可能只觉得诙谐。没想到,这却成了刘女士阻拦婚事的“筹码”。刘女士暗戳戳提醒儿子:连床都睡断,这女的风水不好!小豪不听,反而把小丽带回家住。这一住,就是一年。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同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有摩擦。刘女士越看小丽越不爽。主要有以下3个原因。

1,面相不好。小丽是断眉毛,脸很大,一副凶相。刘女士认为,相由心生。“如果一开始我知道这种相貌,绝对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2,不了解家境。小丽很少主动说起她的家庭。加上她和小豪寸步不离。刘女士想找她单独了解,都没有机会。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旁敲侧击她。

比如,在电视上看到穷乡僻壤的小村庄,刘女士就会问:“这是你家吗?你家是这样子吗?”小丽对此很敏感,可刘女士乐此不疲。刘女士多次嘱咐儿子谨慎点,同时表决:“我肯定不会要这个媳妇的。”

3,人品有问题。小豪和小丽在家做直播卖珠宝。小豪投入资金四五万块,并负责后台工作。进货、出货和做账都由小丽负责。

刘女士有点不放心,又多次煽动儿子:“你有没有盘点过库存?钱都给她管,你要了解一下账目。”小豪不理她。她急了,决定自己亲自盘点。不料,这个举动像一颗炸弹。让原本不融洽的关系彻底崩盘。

小丽说:“你有什么资格来清点库存?”“我怎么没资格,这是我儿子的钱!”咄咄逼人,不分上下。第二天,小豪和小丽一气之下搬出去外面住。但“战火”还未停息。

刘女士回忆说:“她把我微信拉黑了,然后她去我老公微信上骂我。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她现场把小丽骂人的录音放出来。“如果我再听到污蔑,我就真的去报警,让她上下电视好不好?让你们感受一下全国人民对着脊梁骨指指点点的感觉,人说的话,人做的事情,她有做一件吗?她那个坏心肠,坏到骨子里去了。我是不是上辈子刨你们家祖坟了!”

阅读下一篇

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

原标题: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向北迁移,经普洱市、红河州、玉溪市等地,昨晚(6月2日)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