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编剧参加导演饭局:警方认定遭到猥亵,信息公开后被网暴

2021-03-10 03:57     搜狐

原标题:女编剧参加导演饭局:警方认定遭到猥亵,信息公开后被网暴

摘要:在影视圈,饭局文化十分普遍,人情、资源、关系都可以在这个场合进行交换。独立导演韩涛就经常组织各色饭局和聚会,北京宋庄的工作室,山东莱芜的私人美术馆,都接待过形形色色的朋友。与韩涛合作过的青年女编剧昔央也曾是宾客之一。去年9月25日,在韩涛组织的晚宴上,警方认定她遭到了韩涛猥亵,而韩涛对此有不同的解释。

第一次见独立电影导演韩涛时,昔央觉得,这是个“为了艺术和拍电影什么都肯做的人”。昔央曾是《演员的诞生》策划及编剧,之前就听说过韩涛:以绘画为生筹钱投拍电影十几年,从没拿到过龙标,甚至被他的一段演讲打动过——视频中的韩涛面容黝黑,身材壮硕,站在投影屏前说:“我是个不成功的导演……我不在乎三大电影节,我们要给予电影和生命尊重,我只在乎电影本身体现的人生价值。”

去年四月,韩涛的新项目需要剧本创意,一个同乡导演举荐了昔央。正式达成合作后,饭桌上,韩涛向这个90后的圆脸姑娘提杯:“侯孝贤有朱天文,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朱天文。我相信你现在就是了。”这句话她至今还记得。

对一个青年编剧来说,“遇到和自己一样热爱电影的前辈,真的很开心。”昔央回忆。

昔央在北京宋庄的韩涛工作室开了一个多月会,饭局与喝酒成了会外的日常。她参加过很多次韩涛的饭局。昔央说,有次她在展厅看画与朋友交谈,韩涛喝了酒,经过时,突然搂住她肩膀往外走:“喝酒去,喝酒去!”昔央借口“继续看画”挣脱出来。

去年9月,昔央通过韩涛推荐,来到济南莱芜,参加第五届“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这个项目由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承办,韩涛创立的岁月如织影业公司联合协办,同时提供了场地支持。讲师嘉宾不少是行业的知名资深编剧,一起参与活动的几乎涵盖行业内各种角色:制片人、摄影师、出品人、导演等等。

昔央回忆,在莱芜期间,韩涛至少两次邀请她参加饭局时,她当面拒绝了,后来觉得“语气不好不太礼貌”,又在微信里发了一条:“今晚有会,有空找您喝酒哈。”研习班结业的前一晚,昔央觉得“至少回京前去拜访下”,说“找个时间聚聚”,韩涛提议“晚上下课后一起喝一杯”。他正好在准备当天的晚宴,算是给参与活动的来宾们饯行。

那也是昔央最后一次参加他的饭局。警方后来认定,在这次饭局中,她遭到了韩涛的猥亵。

古色古香的八仙桌椅,绿植与装饰器物摆放讲究,敞阔的宴会厅里,两张黑胡桃色的长方形餐桌并排摆放。2020年9月25日晚上,昔央到达饭局会场,位于雪野旅游区环湖公园里的韩涛美术馆,宴会厅里大概有二十几个人。

与以往的饭局不同,这场晚宴像场“流水席”,没有固定主位,宾客们可以随意走动、交谈。最忙的可能是韩涛,他是莱芜人,也是美术馆的主人,敬酒、寒暄、介绍来宾,全靠他张罗。这是他当天晚上组织的第三场饭局,前两场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第一场招待权贵人士,第二场是熟稔的同乡导演,“都是老朋友,我是东道主得招待。”韩涛说。

位于山东莱芜的韩涛美术馆

刚下课不久的昔央被韩涛用车接到现场,她穿着白色外套和裙子,韩涛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电影的编剧,非常有才华。”

昔央两边的宾客都是男性,右手边是之前打过交道的导演,左手边是个陌生人,“女生们几乎都不挨着,被隔开了。”昔央说,参加这种饭局,她会礼貌性喝一点酒,但从不会喝多。

菜肴几十道,许多是“一鱼两吃三吃”等当地特色菜,桌上空着各类酒瓶。韩涛三场下来喝的都是白酒,用小缸子喝。作为东道主,他要负责热场活跃气氛。喝到尽兴,他向大家介绍饭局中的一个女孩,“留学回来的,特别漂亮。”然后为女孩朗诵了一首诗,还抱着其他男宾客跳舞。

吃饭不是最重要的。一些客人们三两成聚,起身交谈项目,昔央也和桌上的宾客们聊行业内的情况。

从后而至的拥抱猝不及防。

黑色短袖,右手举着酒缸,几乎是一把扑上来。是韩涛。

“实在是对不起……我回北京之后立马会解决好这个问题,钱一分不少我都会给你,希望你不要生气……”韩涛手臂搭在昔央肩膀上,凑到昔央耳边。此前,昔央与韩涛的合作因五万块剧本费有过纠纷。

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昔央停止了对后续信息的接收,“我很慌乱,感觉哪儿都好恶心,耳朵里也粘粘的。”昔央说,被亲吻的部位除了耳朵,还有侧脸。

韩涛说完话走开后,昔央终于“反应”过来,掏出手机给朋友发信息。

她向其他客人要了餐巾纸擦干净耳朵,挪换了位置,餐桌角附近,坐在另一个女性媒体人身边。根据宴会厅的监控视频,在这之后,韩涛又走过去,搂着昔央的肩膀,亲吻了下她的头发。他们身后,还站着其他聊天的女生。

阅读下一篇

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

原标题: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向北迁移,经普洱市、红河州、玉溪市等地,昨晚(6月2日)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