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约之后,“小马云”做回范小勤

2021-03-05 02:42     新京报

原标题:解约之后,“小马云”做回范小勤

范小勤出名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小马云”。只有在课本上,他歪斜着写上自己的名字——“范小勤”。

他13岁了,依旧看不懂书本。但对汉字和数字也有好奇,在数学课本上,他反复地书写一些同样的字:缺了一横的月,以及“7989”。

2020年11月,范小勤回到江西省永丰县严辉村。三年前,他曾被石家庄老板刘长江带走,得到了出去上学的机会,也给家里带来稳定的收入。

但在去年,媒体爆出范小勤在石家庄频繁缺课、忙于走穴。“小马云”一家及幕后推手再次被送上舆论风口。有人指责,范小勤的父亲范家发为赚钱出“卖”儿子。

碍于舆论压力,范小勤被解约回乡。在永丰县政府的安排下,范家发给儿子做了智力检测,结果显示,范小勤智力二级残疾。

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这是范家发第一次不愿谈论儿子。在春季开学后,范小勤将回到村里的小学四年级就读。

或许,这一次范小勤将彻底变回“范小勤”。

范小勤拉着记者的手。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范小勤拉着记者的手。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不要再到外面‘炒作’”

范小勤胖了不少,但个头还和六岁那年差不太多。回乡后第一次被拍到时,他衣服脏兮兮,蓬头垢面地站在自家场院。

这与他过去的形象大相径庭。在抖音上,他眼窝很深,眉毛上挑,身着小西装,打蝴蝶结,出入各种晚宴。有时穿着卫衣,和保姆王云辉一起在景点游览。王云辉叫他“小马云”,再抛出一个饱含人生哲理的问题,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有几次,他以童模身份进了秀场。

哥哥范小勇羡慕弟弟能坐飞机,还有贴身照顾的保姆。在石家庄的住所里还有皮沙发、木质家具和电视机。

在距离县城60多公里的永丰县严辉村,这样的生活对村民来说还有距离。

父亲范家发年轻时被蛇咬了腿,因为没钱医治,最后只能截肢。过去,他喜欢单腿骑三轮车接送儿子上学。还曾因车速过快,失控倒地,不省人事,连后座的范小勤也额头擦伤。

范小勤出名后,范家把原来的一层楼加盖成两层,二楼贴了瓷砖,装了冲水马桶。墙边还摆着很久没用过的电磁炉、电饭锅、高压锅。卧室里,电子琴和玩具机器人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范小勤的电子琴已被闲置。新京报记者曾金秋摄

范小勤的电子琴已被闲置。新京报记者曾金秋摄

范小勤自从离家后,每年底都会回到村里,带上吃的喝的。但去年11月底,保姆王云辉将范小勤送了回来后,他便没再离开。随后,被解约回村的消息在网上散播开来。

石马镇严辉村的外地车变得越来越多。遇上外来的访客,邻居皱着眉头主动躲开。“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三个月来人没断过。”

正月伊始,范小勤在表哥黄新龙的帮助下,在媒体上做了一场直播,解释解约、入学等事宜。记者在视频另一头提了好几个问题,他似乎没听懂。黄新龙耐着性子翻译了一遍,范小勤支吾几下,再被翻译回来。

直播后,来访的人更多了。黄新龙和范小勤父亲范家发商量,去南京“避一避”。

黄新龙计划着带父子俩去南京见一个老板。对方想重新“塑造”范小勤,但有一个月试用期。“人家就是想帮他去上学,找个保姆照顾生活起居。”黄新龙说。

但临行的第二天,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南昌把他们劝返。他们希望范小勤能就地上学,不要再到外面“炒作”了。

阅读下一篇

卫健委答复夫妻合休产假:多元统筹设置男女生育假期

​因生育影响职业发展,女性劳动力生育意愿降低,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林勇连续两年提交《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呼吁延长产假、将陪产假与产假合并,由夫妻合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