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义| 拜登新政:用“科技民主”打压你,用“言论不民主”屏蔽你

2021-03-01 08: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校译/新之】

当我们回顾2020年世界大趋势就会发现,反华政策遭受挫败对美国的影响和在美国肆虐的新冠疫情,显然令特朗普政府在政治上遭受巨大的失败,这转而帮助拜登当选了美国总统。这两个事件是相互关联的、密不可分的。

新冠疫情危机对全球和美国的影响,远远大于短期危机或经济周期变化。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仅仅十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新冠疫情在美国和欧洲造成的灾难,令西方陷入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那么问题来了,拜登成为总统后,会如何解决这场西方世界70多年来最大的危机?

下文将首先分析拜登政府面临的短期形势,然后再分析拜登未来五年所面临的世界经济形势。

特朗普败选的关键:误判了美国社会

2020年总统大选的第一个显著特点,是选民投票率极高——这是120年来美国总统大选中选民参与率最高的一次。如此高的选举参与率是社会/政治高度紧张的表现。此外,自1996年以来,除2012年外,美国历届总统选举的选民参与率均高于上一届。这表明,在过去25年里,美国的政治紧张局势一直在加剧,而2020年的大选只是这一进程的一个缩影而已。因此,只有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才能降低美国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鉴于美国经济增长缓慢所造成的社会紧张局势,这是不可能的。而1月6日暴乱者冲击美国国会这一非同寻常的事件,显然是这种日益加剧的社会紧张局势的一种体现而已。

在民主党支持者的投票率大幅上升的这种背景下,拜登赢得大选。与2016年相比,2020年特朗普获得的选票增加了1120万张,这是一个显著的进步,有人借此反驳“特朗普的基本盘士气低落”这一说法,但随后就被打脸——与2016年希拉里获得的选票相比,2020年拜登获得的选票增加了1560万张。

详细分析选举结果就会发现这样一种社会趋势——很大一部分工薪较高的美国人把票投给特朗普,工薪较低的美国人则把票投给拜登。这些事实表明,“特朗普代表工人阶层”的说法荒谬可笑,没有任何根据。中国媒体不应人云亦云地附和特朗普的虚假宣传花招。拜登在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55%-44%)和5万至9.9万美元(57%-42%)家庭中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在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54%-42%)家庭中的支持率,特朗普则大幅领先拜登。简而言之,特朗普的基本盘均收入状况较好,拜登的基本盘收入较差。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的几千人中不乏一些失业流浪者,但并没有改变这一社会大趋势,因为超过1.5亿美国人的投票结果印证了这一点。

一名美国选民正在投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阅读下一篇

海尔格·塞普-拉罗奇:美国为何接连威胁中俄?

【文/海尔格·塞普-拉罗奇,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美国与世界的关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然会很紧张。 考虑到针对中俄的各种战略文件以及美军将领的声明,拜登总统在其第一次外交政策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