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博:海外华人不团结,连年都过不到一起去

2021-02-26 08:3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今年因疫情因素,国内不少打工人选择就地过年,我们这些在海外的更是无奈,只能就“洲”过年。

糟糕的是大年夜还是个工作日,待到一天的工作结束,算上时差国内的除夕夜差不多就要过去了。匆匆打开微信和家人拜年,一通长聊之后,回看上千条未读消息,仿佛错过了几个亿的红包……

如果说留学生们还有学生会和社团、还能聚起人气吃个年夜饭,对于我们这些在海外工作的来说,没有遇到假期的春节就只能说是苦闷、平淡的日常。

在一些华人聚集的地区,无论是老华侨聚集的纽约唐人街法拉盛,还是青年才俊云集的加州硅谷和湾区,再或是伦敦巴黎,要找点过年气氛并不难。有烟花,有舞狮,有春联。当地政要为了拉拢华裔或亚裔选民,还会出来拜年。

但是如果当地华人不够集中,形成不了规模性的社团,那就连这最后的抱团取暖也没有了。比如笔者所住的欧洲二三线小城,这里没有烟花爆竹,也没有春联灯笼,甚至没有假期,只有寻常工作和异地乡愁。

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这种情况对于我这个脱离学生身份多年的人来说已经比较适应了。总体来看,目前只有在留学生群体中还有相对有组织的华人群体,比如有中国驻外使馆文化部默默支持的各种学联组织,在团结关心留学生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然而一旦开始工作,海外华人社会分而散的情况就比较明显了。

具体来说,新一代移民中来自大陆的年轻人并不太依赖同乡会和华人社团,交往圈并不局限于华人圈。换而言之,他们之间通过华人社团建立的互动,比老一代华侨少。

由于成长环境和过往经历的差异,他们和来自港台的华人之间在生活上的交集有限;甚至由于语言问题,香港和台湾移民之间的交集也不见得多。

只有老一代华侨因为生活方式的关系更多以同乡形式组合,但老一批港台华人中有不少看不起大陆移民,因此双方也不相互待见。

所以尽管宏观上华人在外都聚集在少数几个大城市中,但是在微观上大家又分得比较细,来往有限。

之所以有这些现象,成因还得从华人特殊的移民历史说起。

早期血泪

华人海外移民的历史很长很复杂,要从头说恐怕连头绪都很难马上找到。但是其中一大特征却很独特:历史上华人的移民在不同时期带有很强的地域集中色彩,而在时间上又有很明显的集中爆发期和特殊时期的低潮。

阅读下一篇

王毅:中印边境事态是非曲直很清楚,突出分歧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2月25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印度外长苏杰生通电话。王毅表示,去年中印边境事态的是非曲直十分清楚,既往教训值得深刻汲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