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美国偷拿居民做病菌实验!80万人毫不知情被感染(2)

2021-01-29 09:31     军武次位面

最无耻的是,实验开始之初的1932年,梅毒还是无药可医的绝症;但1943年,医学界发现青霉素可有效医治梅毒后,研究人员为了使该实验继续进行,故意不对患者施以有效治疗手段,甚至企图阻止参与实验的梅毒患者接受有效治疗。

但是大部分毫不知情的参与者们,一直都相信他们参与的医疗实验对那些可怜的塔斯基吉居民是个很好的受益机会。

丧心病狂?美国偷拿居民做病菌实验!80万人毫无知情被感染

▲参加试验的黑人

参与测试的399个人中,很多人都死于梅毒及并发症,40个人的妻子被传染,19人的孩子得了先天性梅毒。这项研究在1972年才因为媒体的曝光得以终止,但此时只剩下74人幸存了,美国政府则到了1997年才对受害者作出赔偿及公开道歉。

这就是丧尽天良的“塔斯基吉梅毒试验”,有人甚至将这个试验跟纳粹德国人体试验和日本731部队人体试验并称为“三大泯灭人性的人体试验”。

丧心病狂?美国偷拿居民做病菌实验!80万人毫无知情被感染

▲试验中被抽血的美国黑人

随着现代战争手段的不断发展,美国人体试验的研究方向,自然而然地也就转移到了生化武器和核武器。在国际法明令禁止研究生化武器的情况下,美国并没有停止研究生,相反还以怀疑敌人已经使用类似武器为借口,积极研发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1942年,总统罗斯福签署了第一个生物战计划,旨在开发生化武器并探索美国在受到此类攻击中的脆弱性。这个生化武器的总部,就是建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

然后,该机构就开始实施一项绝密计划——利用毫不知情的美国公众进行露天“生物战测试”。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已经积累了庞大的生化武器库,所有这些武器都有着“最严格的保密制度”。

1948年生物战委员会成立,该委员会随后的报告表明,美国“特别容易受到”袭击时,美国政府下令进行一系列“露天试验”,目的是模拟现实的生物战攻击的效果。

阅读下一篇

解放军军机超低空进入台西南空域 飞行高度仅30米

【文/观察者网王世纯】自去年9月以来,我军战机常态化在台湾岛附近空域进行演训,而我军演训科目,也不断整出新的“花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