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万条数据揭示人脸识别滥用四大焦点(2)

2021-01-26 10:27     新京报

在"广西南宁业主刷脸房子被过户"案例中,业主一个刷脸加其他简易签字流程,就导致房子被过户,暴露出人脸识别在一些地方的使用流程上存在严重漏洞。在"戴头盔去看房"事件中,暴露出相关售楼人员利用人脸识别实现大数据"杀熟"目的。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些敏感的人脸信息在黑灰产市场中却被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在相关舆情监测新闻中,包括"2元能买上千张人脸照片"也成为热点新闻,反映出该领域目前较为混乱的现状。

焦点二:不分场合使用、强制使用人脸识别的问题突出

随着使用门槛技术上的降低,人脸识别越来越多地应用到各种场景中,公众关注的另一焦点在于人脸识别不分场合,无差别地进行使用,甚至是强制使用。这一点最为公众厌恶。

在此监测期内,以"东莞公共厕所取纸要刷脸",及"94岁老人被抱起刷脸"最为典型。

其实,取厕纸要刷脸并不新鲜。早在2017年,北京天坛公园就出现过这类问题。但显然,该事件在媒体报道后,各地并未因此谨慎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是继续视为管理上的"黑科技"随意使用。

在管理方眼中,或许可以通过人脸识别达到避免公共资源被浪费的目的,但在公众眼中则是个人隐私信息存在被轻易采集、泄露的风险。

而在"94岁老人被抱起刷脸"案例中,老人为了激活社保卡,不得不通过如此不方便的方式来办理,这显然有悖于常理。这类现象或问题的根源,在于过分强调技术的效率性,却欠缺人文关怀。技术的革新重点在于提升社会和公众的福祉,而非让公众在日常生活、工作中遇到更多的尴尬与更高的使用门槛。

焦点三:隐私与数据安全成公众关注的敏感问题

在以上这些舆情焦点新闻的背后,每次都引发公众对个人隐私安全和数据泄露的关注与质疑。

"杭州野生动物园人脸识别案"一审公开审判、《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的发布等事件,成为这段时间内推高公众对相关内容的舆情关注度。

虽然目前从舆情上看,公众对此类话题关注度极高,每次相关事件出现都引出相关的讨论,但现实中,此类现象却并无改观。

这首先与人脸识别技术的无接触、隐蔽性等特征有关,其次在于商业应用价值高,一些机构或企业因逐利而不加分别地使用,第三个原因,则在于数据风险更多集中于存储环节,这些采集人脸信息的企业或机构究竟是如何存储、维护、处理数据,公众无从知晓,更无从介入。

焦点四:建立有效规制体系之前,

立法强制禁止或成未来趋势

目前来看,由于人脸识别应用五花八门,也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在不断有人脸识别被滥用案例曝光后,天津成为全国首个公开禁止采集人脸识别信息的城市。

2020年12月1日,天津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天津市社会信用条例》。《条例》规定,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生物识别信息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采集的其他个人信息。这意味着企事业单位、行业协会、商会等都将被禁止采集人脸、指纹、声音等生物识别信息。

在国外,包括美国、欧洲等多个国家或城市,均已出台或计划出台相关禁令,避免人脸识别技术的广泛使用而侵害公众利益。

从天津市成为我国首个公开禁止采集人脸信息开始,未来这一趋势或有可能加速。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