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3女子未婚生娃 半天就发生关系,怀孕6个月堕胎

2021-01-18 07:16     陕西法制网

自己刚生产完不到一周,男友吕某就以外出打工挣钱为由,从江西到了云南大理。几个月后,在男友住的房间里,小兰(化名)发现男友行李箱中混装着女士衣服。联想到此前男友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还让自己背上几十万的贷款债务,她怀疑,这个曾与她同床共枕的男人是个骗子。

更令小兰没想到的是,随着调查的深入,她发现牵扯其中的女子不止她一人。小兰至少发现了4个与吕某相关的女子。其中,连同她一起,有3人在未婚状态下为其生子,“最大一个孩子已有八九岁。”另外,还有一女子在婚后怀孕6个月堕胎、离婚。而这个叫吕某的人,在不同人面前,有着不同的名字:吕芸伯、吕樊、吕大龙……

收集到这些证据,小兰感觉天都快塌了,“要是早知道他有孩子,我是肯定不会跟他在一起的。”之后,小兰以控告吕某犯诈骗罪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大理市公安局以该案系二人在共同生活期间的经济、债务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受理诈骗案的范畴为由,未予立案。接下来,小兰表示她将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他重婚罪、还钱,给抚养费。”

一次旅行二人确定关系并生子.现在,小兰和吕某不到1岁的孩子仍独自住在大理的客栈中。这栋3层楼的客栈,原本是男友吕某邀约小兰的亲叔叔一同租下来经营的,不过目前这里建筑垃圾四放,墙面油漆粉刷未完工,装修停了下来。

小兰和男友都在大理古城,但小兰找不到他,“不跟我说具体地址。”而当她找上门时,和男友一屋同住的女性,则被男友称之为“普通朋友”。小兰和吕某是在一次旅游中认识的。在豆瓣的旅游兴趣小组中,他们是同一小组的成员。2018年12月底,小组成员相约去大理爬山,小兰便独自从江西到了大理。“自我介绍时,他说他叫吕芸伯。”网友见面,可能会略感生疏,但小兰说,从山上下来时气温很低,吕某不经意间主动帮她掖裤脚的动作,让她对他产生了好感,“觉得这个男生很体贴、细心。”

得知二人都是做装修的同行,共同语言就更多了。在大理待了一个多月,在离开大理的头一天,吕某邀请她一起同游古城。半天游玩之后,二人发生了关系,并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吕某的家在吉林省松原市,确立关系后几个月,双方都去了各自的老家。2019年5月左右,在松原的小兰发现自己怀孕了。对于意外怀孕,小兰犹豫过,她也问了吕某的意见,“他说怀孕了就生下来。”而对于怀孕了要结婚领证,吕某则告知她“可以”。

小兰说,在怀孕初期,怀孕的事未告知家人。稍稍稳定之后,她主动向吕某提及领证结婚的事。小兰说,吕某并未说不领证,但就是以各种理由拖延,“比如要考驾照,考完驾照又说身份证、户口薄过期要换新,或是肚子大不方便,等生完孩子再结婚……”加之这期间,吕某对她体贴入微,做饭、洗衣,一样不落,小兰也没有逼迫得太紧。一直到她怀孕八九个月,两人领证的事都没有定下来。

但在吕某回老家换证期间,一天,小兰无法联系到吕某,在联系吕某父亲时,其父亲在电话中告诉小兰,吕某曾经有过一个小孩,“已经有八九岁了。”那是小兰第一次从他人口中得知男友有孩子的事。小兰说,“如果他一开始就告诉我他有孩子,我肯定不会跟他在一起,更不会生下孩子。”小兰家人得知后,也劝其“考虑清楚”。

在挂断吕某父亲电话后,她立即询问医生还能否堕胎,但医生告知孩子月份太大,不建议堕胎。小兰说,吕某回来后再三向她道歉,并保证会对她和孩子好,“说之前生孩子那个女的对他爸不好,所以带着小孩离开了。”生完孩子不到一周男友离开到大理发现男友箱子内有女性衣物。小兰生产前,他们一起回到小兰的老家。2020年年初,小兰在江西老家诞下一名男婴。生产后不到一周,吕某便离开江西到了云南大理,“说是出去挣钱。”小兰说,吕某在大理的日子“就像失踪了一样”,经常一天都打不通电话,“让他发定位也不发。”

而此时的小兰,已经负债累累。她说,二人相处期间,她辞了工作,吕某也没有收入,二人均靠借网贷和刷信用卡维持生活。“都是以我的名字在借。”她计算了一下,两人相识的两年中,吕某共计从她信用卡中刷走了32万余元,并以她的名义借网贷10万余元。联系不上男友,2020年7月,小兰便带着孩子前往大理。到了大理,小兰在男友房间内发现他的衣物和另一女子的衣物混放在他一个行李箱里,“里面还有女性的日用品和私人用品。”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