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军男孩想当女人 被送戒网瘾学校后“消失”

2020-12-17 10:57     网易

发帖子27天后,"可橙"消失了,这是18岁山东男孩张小乾给另一个自己取的名字。

3年前,张小乾所在的中学代表中国参加亚洲机器人锦标赛,拿下全能挑战赛项目冠军,同年,他参加NOIP(全国青少年信息学联赛)获一等奖。

然而,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却被父母送进了行为矫正机构,因为他想要做女孩,他偷偷服用雌性激素类药品,并悄悄对自己进行"激素替代疗法"。

山东冠军男孩同时拥有两性器官,想当女人被送戒网瘾学校,

被父母发现后,不可避免地爆发家庭冲突,为此他曾提前写下"委托报警书",称如果24小时自己没有与外界发生联系,怀疑存在自杀风险和遭受家庭暴力,委托朋友报警。然而,当朋友们前去派出所时,民警却称不能立案。

如今"可橙"依旧杳无音讯,机构称孩子被父母接走了,父母表示孩子在家,但是不能接电话,"可橙"的朋友们怀疑,他目前仍被关在一家曾殴打学生长达6个月致十级伤残的机构里,"他可能还在等我们去救他……"。

山东冠军男孩同时拥有两性器官,想当女人被送戒网瘾学校,

消失

可橙的求救信号是在11月29日下午发出的。

下午1点59分,她在山前建立的QQ群里发出讯息:"大家注意,我被三个自称警察的人带走了。手机被没收,在偷偷用手表发消息,说我涉嫌卷入诈骗,我在他们车上。"

可橙就是张小乾,27天前,他以"可橙"的名字在洛谷论坛写下120天心路历程,正式"出柜",发帖没过多久,他便被家长发现自己服用激素类药物,爆发家庭冲突。朋友山前表示,可橙对自己的定位是跨性别者里的"家暴党"——跨性别身份无法被家人接受,并受到暴力对待。

可橙向山前讲述,自己有风湿性心脏病,还曾经被家长以心脏病为由关在家里长达半年。"我曾经被父亲打到左腿神经受损,我爸打我的时候也不会有疼的感觉",甚至在发现可橙服用激素类药物后,父母打算"监督所有的社交账号以及财务帐号"。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