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生育率堪忧:育龄女性遭遇“生育惩罚”(3)

2020-12-10 11:33     搜狐网

刘筠的经历用人口学的概念来说,叫做“生育惩罚”,即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由于生育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天津财经大学统计学院姜甜、段志民的一项研究显示,育儿时间对女性当期收入具有显著不利影响,生育惩罚效应确实持续性存在,并且持续两年。

王广州认为,要想提高生育率,首先要分析是何种因素阻碍其回升。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二孩政策出台以后给女性带来的更多是损失而非收益。二孩政策的放开,加剧了女性实现自身价值与家庭生育职能的冲突。对于家庭而言,特别是有职业的母亲来说,生育将占用大量的时间,而且还会影响收入。

继续放开生育?

二孩政策放开以后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口激增,2017年出生人数已经比2016年减少,2019更是达到了历史的低谷。2019年我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4‰,是除1960年外新中国历史上最低水平。

我国的生育政策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蔡昉提出要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恒大研究院任泽平近日发布报告建议先放开三孩。然而在二孩遇冷的大背景之下,开放三孩的效果能有多大,仍然是个问号。

劳动力市场的情况已经证明,全面放开两孩政策会导致女性在职场中受到更多歧视,对于未生育过的女性来说,她们遭遇更为严重的劳动市场性别歧视,女性员工可能会有两次生育,使企业用工成本增加;对于已婚已育一胎的职业女性,本来就是职场中的弱势群体,再次生育的可能性会使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智联招聘CEO郭盛曾对第一财经称,在全面二孩之后,很多公司在招聘女员工时更加看重员工的生育状况,一些女性为了获得职位,不得不在简历中写明“已婚已二育”。

“从这个层面来说全面两孩政策对于职业女性来说是十分不利的,为了保障自身利益,女性可能不会选择生育多个孩子。”王广州说。

张熠认为,通常中产阶层生育率最低,全面放开生育很难激励中产阶层再生育三孩。我国也并非完全的生育控制,主要是通过社会抚养费的方式调控生育,高净值人群愿意生育多子女的部分已经生育了,因此完全放开生育率带来的生育增加主要来自欠发达农村地区。除非提高这些地区的教育投入,否则会牺牲生育质量来换取有限的生育率提高,对国家长远发展并不有利。

王广州表示,中央“十四五”规划已经提出,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关键是如何落实。(文中丁逸、王蓉、刘筠均为化名)

阅读下一篇

社保补贴有“变化”?这些人被“重点照顾”,这笔钱你领了没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社保的重要性也非常愿意缴纳社保,但对于一些人来说缴纳社保还是有着一定的经济压力的,尤其是对于需要自己缴纳社保的灵活就业人员来说,费用自己出一年下来确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