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生育率堪忧:育龄女性遭遇“生育惩罚”

2020-12-10 11:33     搜狐网

低生育率堪忧 女性为什么不愿生娃?

985名校毕业、在金融企业工作的丁逸走上了一条与她母亲完全不同的路:结婚时,她和丈夫决定不生孩子,组建丁克家庭。

远在四川泸州乡下的王蓉生完两个女儿之后,虽然婆家还想让她继续生个男娃,但她下定决心不生了。“即使国家放开三胎也不生了。现在农村养孩子也得吃几百块一罐的奶粉,不吃奶粉就是长得慢,孩子多了养不起。”她说。

如今,无论在一线城市,还是广大农村地区,育龄妇女普遍出现了生育意愿下降的现象,导致我国正在从“政策性低生育”进入“内生性低生育”。虽然是否已经跌入“低生育陷阱”还没有定论,但生育率处在一个很低的水平已被广泛认可。民政部部长李纪恒近日撰文指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是什么阻碍了女性的生育意愿?生育成本居高不下、生育年龄延迟、受教育程度提高、生育丧失机会成本、自我意识苏醒等都是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教育水平提高是近年来影响生育率变化的重要因素,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多孩的比例就会大幅减少。

这项研究的作者之一、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王广州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未来育龄妇女生育水平超过1.40的可能性不大,当前迫切需要消除影响生育的障碍性因素,采取鼓励生育的措施。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近日也撰文称,按照一般规律,我国的总和生育率很难再回到2.1的更替水平,但应该尽可能与经济发展阶段相匹配,如回升到更接近1.8的水平。因此,“十四五”应稳妥推进生育政策改革,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与此同时,也要推进配套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降低养育孩子的家庭成本,形成育儿友好型的社会环境,提高家庭生育意愿和养育子女的能力。

“内卷”的育儿路

丁逸称,虽然觉得孩子可爱,但并不觉得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她对很多方面充满浓厚的探索兴趣,每一个兴趣都需要时间和专注度,培养孩子需要大量时间精力,这与个人多元发展和成长冲突。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员张熠称,阻碍女性生育的因素很多,生育成本是首要因素,生育成本包括生育的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

直接成本有教育成本,目前家庭对教育的投入越来越大;有住房成本,多生育子女带来居住空间减少,房价高企导致成本上升;有照料成本,例如月嫂、聘请保姆、托幼等费用。

间接成本则包括时间成本和职业生涯受损。无论家庭教育还是照料都需要大量时间,根据国际经验,生育两个孩子以上会极大影响女性劳动参与率,而且不可恢复。

阅读下一篇

纷纷暂停大额申购 公募“优等生”年关将至为何谢客

12月以来,就有5只年内实现超50%收益率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先后宣布暂停大额申购及相关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