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全力守护我的中国家人”(观点)

2018-02-14 08:51     人民网

2013年5月13日,是我到中国港湾南苏丹办事处工作的第一天,也是我的29岁生日,我和家人都认为这份工作是上天赐给我的一份生日礼物。进入公司之后,我先做行政管理工作,然后又担任市场部商务经理,负责与南苏丹有关机构的合作对接事宜。

2013年12月15日,首都朱巴市突发战乱,部分冲突就发生在朱巴机场项目营地附近,枪炮声近在耳边。接下来两天里,局势愈发混乱,人们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我的心始终悬着:中国同事们安全吗?他们会被抓去当人质吗?在异国他乡遭遇生命危险,他们此刻一定惊慌无助。

我决定去营地帮助我的中国同事们。家人们极力反对,但我已经打定主意。我给军队的朋友打电话了解局势,打探走哪条路才可能安全到达营地。家人们终于勉强同意我出门。

我家距离公司营地有10公里。当时全城戒严,我只能徒步前行。街上空荡荡的,只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不远处不时传来激烈交火的枪炮声。一听到枪炮声,我就必须迅速找一个角落躲避流弹。

断断续续地走了一个小时。就在我决定加速赶路时,突然看到路边堆着的尸体,一阵噬骨的恐惧涌上心来。我瘫坐到一棵大树下,心跳加快,连不远处的枪声都被心跳声掩盖了。

终于走进营地,看到9名中国同事全都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才稍许平复。我和时任中国港湾南苏丹办事处经理张立忠讨论撤离方案。很多飞机航班都已停运,仅剩的航空公司都要运送本国侨民撤离,机票多已售罄。经过多方打听、确保撤离方案安全后,我建议中国同事改走公路,驱车到南苏丹和乌干达接壤的小镇尼穆莱。

12月21日早上7点,我们准时从办公室开车出发,到尼穆莱时已是中午11点多。尼穆莱异常拥挤,到处都是逃难的人和车。我让中国同事顺着车流走,自己打摩的去移民局和海关帮他们办过关手续。

中国同事们都劝我一起离开,但如果大家都走了,谁来保护营地的设备和物资呢?待所有中国同事们穿越边境到了乌干达后,我独自一人开车返回朱巴。沿途所见车辆都是从朱巴驶往尼穆莱的,只有我背道而驰。我在营地住了下来,直到第二年3月中国同事返回朱巴。他们回来后,插上电源,电脑就可以立刻运转。

2016年7月初,南苏丹再次爆发武装冲突,包括朱巴机场的工地等多处都发生激烈战斗。当时,项目施工已经进入高峰阶段,现场有73名中方员工,还有许多施工设备和车辆。中国同事都包机撤离后,我又回到公司营地,照管着施工设备和车辆。

很多人问我,如果当时在路上被流弹射中,身体变残疾,甚至因此失去生命,会不会后悔?其实,当时我也很害怕。但只要一想到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我的孩子突患急病时,都是中国同事们主动来帮助我,给我以家的温暖,我就不后悔。他们把我当家人,真心相待,我就要尽我的最大努力守护好这个家,不辜负这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作者为中国港湾南苏丹办事处商务经理,本报记者暨佩娟采访整理)

阅读下一篇

上海艺术团让欧洲人感受“中国年”

2月8日,在布鲁塞尔中国文化中心,两名比利时小女孩拿着彩灯和剪纸笑逐颜开。驻欧记者竺暨元摄虽然春节还没到,但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带有中国年味的庆祝活动已经热闹开场了